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传说 2019-11-21 04:1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 > 传说 > 正文

普洛克涅和菲罗墨拉

金羊毛的来历是这样的:佛里克索斯是玻俄提亚国王阿塔玛斯的儿子, 他受尽了父亲的宠妾伊诺的虐待。他的生母涅斐勒为了搭救儿子,在他的姐 姐赫勒的帮助下,把儿子从宫中悄悄地抱了出来。涅斐勒是一位云神,她让 儿子和女儿骑在有双翼的公羊背上。这公羊的毛是纯金的。那是她从众神的 使者、亡灵接引神赫耳墨斯那儿得到的礼物。姐弟俩骑着这头神奇的羊凌空 飞翔,飞过了陆地和海洋。在途中,姐姐赫勒一阵头晕,从羊背上坠落下去, 掉在海里淹死了。那海从此就称为赫勒海,又称赫勒斯蓬托。佛里克索斯则 平安地到达黑海沿岸的科尔喀斯,受到国王埃厄忒斯的热情接待,并把女儿 卡尔契俄柏许配给他。佛里克索斯宰杀金羊祭献宙斯,感谢他保佑他逃脱。 他把金羊毛作为礼物献给国王埃厄忒斯。国王又将它转献给战神阿瑞斯,他 吩咐人把它钉在纪念阿瑞斯的圣林里,并派一条火龙看守着,因为神谕告诉 他,他的生命跟金羊毛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金羊毛存则他存,金羊毛亡则他 亡。 金羊毛被看作稀世珍宝,很久以来,希腊人对它传说纷纷。许多英雄 和君王都想得到它。所以,珀利阿斯国王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鼓励伊阿宋 去取回这件宝物。伊阿宋真的同意了,他没有看出叔父的真正用意是要他冒 险身亡,却欣然答应完成这次冒险事业。 希腊着名的英雄们都被邀请参加这一英勇的盛举。聪明绝顶的希腊建 筑师阿耳戈在佩利翁山脚下,在雅典娜的指导下,用在海水里不会腐烂的坚 木造了一条华丽的大船,船上共有五十支船桨。大船以造船者的名字命名为 “阿耳戈”,阿耳戈是阿利斯多的儿子。这艘船是希腊人在海上航行的最大 的一艘船。帆具用多多那神殿前的一棵会说话的栎树上的木料制成,这木板 可用来占卜,这是女神雅典娜的赠物。华丽的大船两侧装饰着富丽的花纹板, 但船体很轻,所以英雄们可以把它扛在肩上运走。 当大船造好并装备停当后,阿耳戈船上的水手抽签决定自己在船上的 位置。伊阿宋担任船上的指挥,提费斯掌舵,眼力敏锐的林扣斯为领港员, 着名的英雄赫拉克勒斯掌管前舱,阿喀琉斯的父亲珀琉斯和埃阿斯的父亲忒 拉蒙负责后舱。其余的水手还有宙斯的儿子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皮罗斯 国王涅斯托耳的父亲涅琉斯,忠贞的妻子阿尔刻提斯的丈夫阿德墨托斯,杀 死卡吕冬野猪的墨勒阿革洛斯,天才的歌手俄耳甫斯,帕特洛克罗斯的父亲 墨诺提俄斯,后来当了雅典国王的忒修斯和他的朋友庇里托俄斯,赫拉克勒 斯的年轻朋友许拉斯,海神波塞冬的儿子奥宇弗莫斯和小埃阿斯的父亲俄琉 斯。伊阿宋把他的船祭献给海神波塞冬。起航前,所有的英雄都给波塞冬和 其余海神献祭供品,并虔诚地祈祷。 当所有的英雄在船中就位后,伊阿宋一声令下,他们就拔锚启航,五 十支船桨一起划动,大船乘风破浪地前进,不久爱俄尔卡斯港就远远地被抛 在后面。英雄们意气风发,驶过了海岛和山峦。第二天,海上起了一阵大风, 汹涌的波浪把他们一直送到雷姆诺斯岛的港口。

国王交给赫拉克勒斯的第二件任务是杀死九头蛇许德拉。许德拉是堤 丰和厄喀德那所生的女儿。她是在阿耳哥利斯的勒那沼泽地里长大的,常常 爬到岸上,糟蹋庄稼,危害牲畜。 她凶猛异常,身躯硕大无比,是个九头的蛇怪,其中八个头可以杀死, 而第九个头,即中间直立的一个却是杀不死的。 赫拉克勒斯勇气十足地去冒险。他驱车前往,为他驾车的是他的侄儿 伊俄拉俄斯,即他的堂兄弟伊菲克勒斯的儿子。伊俄拉俄斯一直伴随着他, 是他不可分离的左右手。车子急匆匆地朝勒那驶去。到了阿密玛纳泉水附近 的山坡时,他们看到许德拉蛇怪正在洞内。伊俄拉俄斯急忙拉住马缰绳,赫 拉克勒斯跳下马车。他一连射了几箭,把九头蛇许德拉蛇妖引出了洞。许德 拉咝咝地嘘着气冲到赫拉克勒斯的面前,咄咄逼人地昂着九个头,样子十分 可怕。 赫拉克勒斯无所畏惧地迎上去,用力一把抓住她,卡得紧紧的。但她 却猛地缠住赫拉克勒斯一只脚。赫拉克勒斯举起木棒使劲打她的头,但是打 碎了一个,马上又长出一个来。她的一只巨蟹跑来参战,帮助许德拉。它用 巨钳咬住赫拉克勒斯的脚。赫拉克勒斯怒不可遏地挥棒将它打死,同时,呼 喊伊俄拉俄斯来援助他。伊俄拉俄斯执着火把,把附近的树林点着,然后用 熊熊燃烧的树枝灼烧刚长出来的蛇头,不让它长大。这时,赫拉克勒斯乘机 砍下许德拉的那颗不死的头,将它埋在路旁,上面压着一块沉重的石头。接 着,他又把蛇身劈作两段,并把箭浸泡在有毒的蛇血里。从此以后,中了他 箭的敌人再也无药可医。

在雷姆诺斯岛上,一年前发生了一件怪事,妇女们几乎都杀死了岛上 的男人,即他们的丈夫,因为她们的丈夫从色雷斯带回了许多外乡女子,爱 神阿弗洛狄忒激起了她们的妒火。 妇女中只有许珀茜柏勒原谅了她的父亲托阿斯国王,将他藏在木箱里, 抛在大海里,任其漂流。 从此以后,妇女们总是担心色雷斯人会来袭击雷姆诺斯,她们常常怀 着戒心站在岸边眺望海上,提防有船只突然驶来。现在,当她们看到阿耳戈 船快速靠近海岸,不由得惊恐起来。她们全副武装,纷纷冲出城门,像亚马 孙女人国的士兵一样,在海岸上严阵以待。阿耳戈的英雄们看到海岸上麇集 着一群武装的妇人,却没有一个男人,感到非常惊异。他们派出一位使者, 手持和平节杖,乘一只小船靠岸,来到这支奇怪的队伍前。她们簇拥着他, 带他去见女王许珀茜柏勒。使者彬彬有礼地传达了阿耳戈英雄们的请求,让 他们进港休息。女王立刻把她的部下召集在城中的市场上,自己端坐在从前 父亲坐过的大理石王座上,向众人报告阿耳戈英雄们的和平要求。她站起身 来,说:“亲爱的姐妹们,我们已经犯下极大罪孽,愚蠢地消灭了全部男人。 现在,他们央求我们,我们不能摒弃朋友。但是,我们也要提防,别让他们 知道我们的蠢事。因此,我建议把食物、美酒和其他的必需品送上船去,以 这种友好的姿态来保障我们的安全,让这批异乡人远远地待在城外。” 女王说完又坐了下去。这时一个老得连说话都十分费劲的妇人说:“给 外乡人送礼,这做得很对,但也应该想到,如果色雷斯人冲过来,那时该怎 么办?要是有一位仁慈的神保佑,那我们就可以安心地睡觉,不必担心有危 险。当然,像我这样的老太婆,根本用不着害怕,反正危险还没有来临,一 切还没有完蛋的时候,我们就会死了。你们年轻人可不同,你们以后怎么生 活呢?难道耕牛会自己套上牛轭,自己在田里耕地吗?它们会替你们去收割 庄稼吗?你们是不愿意干这种苦活的。我劝你们别错过送上门的机会,赶快 把一切财产交给异乡人,让他们来治理你们的城市吧!” 老人的建议赢得了妇女们的赞同。女王派出一名年轻的女子随使者一 起回到船上,向阿耳戈的英雄们表达了她们的愿望。英雄们听了都很高兴, 他们毫不怀疑,还以为许珀茜柏勒是在父亲死后和平地继承王位的。伊阿宋 披上雅典娜赠送的紫色斗篷,动身进城了。当他穿过城门的时候,女人们涌 出门来欢迎他,对这位客人感到很满意。伊阿宋按照礼仪,双目注视地上, 急步朝女王的宫殿走去。侍女们打开宫门,热情地欢迎贵客。年轻的女使者 把他一直领进女君主的内室。他在女王面前的一把华丽的椅子上坐下。许珀 茜柏勒低垂着头,脸颊上泛起一阵红晕。她以温柔而羞涩的声音说:“异乡 人,你们为什么缩在城外呢?雷姆诺斯城里没有男人,你们一点也不用害怕。 我们的丈夫不讲信义,背弃了我们。他们把战争中抢来的色雷斯女人纳为小 妾,并且移居到她们的故乡去了,还带走了儿子和男佣,而我们却孤孤单单 地被抛在这里。所以,我希望你们留在这里。假如你愿意,你可以代替我坐 我父亲的王位,做我们的头头。我们的王国是大海中最富饶的岛屿,这地方 你们一定会喜欢。希望你回去以后把我的建议告诉你的伙伴们,你们别再停 留在城外了。” 伊阿宋回答说:“啊,女王,我们怀着感激的心情接受你的帮助。我会 把你的建议告诉我的同伴,我也愿意重新回到城里来。但我们都不能接受王 杖和岛屿,还是请你自己执掌吧!并不是我看不起它们,而是在遥远的地方 激烈的战争还在等待着我。”他说完,伸出双手向女王告别,然后急忙回到 海边。 妇女们即刻驾着快车,载着许多礼物,跟着伊阿宋赶来了。船上的英 雄们已经听到伊阿宋的解释,因此女人们很容易地说服他们进城并住进她们 的家里。伊阿宋直接住在宫里,其他人分住在这里那里,大家都很高兴。只 有赫拉克勒斯生来厌恶女色,仍然坚持跟少数几个伙伴留在船上。现在城内 家家欢宴,美酒飘香,欢歌笑语,舞影婆娑。献祭的烟火缭绕,袅袅地飘上 云霄。女人和客人都虔诚地膜拜岛屿的保护神赫斯托斯和他的妻子阿佛洛狄 忒。出航的日期一天天地拖延。要不是赫拉克勒斯忍不住从船上下来,催促 他的伙伴们动身,阿耳戈的英雄们就会一直留恋热情而又温顺的女人乐而忘 返了!“你们这些傻瓜,”他鄙视地说,“难道你们国家的女人还不够你们享 受吗?难道你们是为妻室才到这里的?难道你们想要留在雷姆诺斯像农人一 样地过日子吗?你们以为天上的神衹会取来金羊毛,放在我们脚下吗?我们 干脆回去算了。按照我的意思,让伊阿宋留在这里娶许珀茜柏勒为妻,生一 大堆儿子,从此听凭别的英雄创立丰功伟绩罢了!” 赫拉克勒斯生性倔强,没有人敢违抗他。众人收拾停当,准备出航。 城里的妇人们猜到了他们的意图,像群蜂一样涌来缠住他们,又是抱怨,又 是请求,哭哭啼啼,闹成一片。最后,她们不得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许珀 茜柏勒含泪走上前来,握住伊阿宋的手说:“去吧,愿神衹保佑你和你的伙 伴,让你们如愿以偿,取得金羊毛!等将来凯旋时你还愿意回来,这岛和我 父亲的王杖仍然等着你。我知道,你也许是不准备回来的,至少在远方想念 我吧!” 伊阿宋第一个回到船上,其他人也跟着他上了船。英雄们解下缆绳, 摇动船桨。不久,就把赫勒斯蓬托抛在了后面。

潘狄翁是从泥土中生出的厄里克托尼俄斯和帕茜特阿女神所生的儿 子,他后来成了雅典的国王。潘狄翁娶了漂亮的女水神策雨茜泼,她生下双 生子厄瑞克透斯和波特斯,还生下两个女儿:普洛克涅和菲罗墨拉。 有一次,底比斯的国王拉布达科斯同潘狄翁发生了争斗,率领军队侵 入阿提喀。雅典人经过激烈的抵抗,最后都退缩在城内。潘狄翁眼看兵临城 下,匆忙向英勇善战的色雷斯国王忒瑞俄斯救援。忒瑞俄斯是战神阿瑞斯的 儿子。他迅速率领军队前来解围,最后把底比斯人赶出了阿提喀。潘狄翁为 了感谢他,把女儿普洛克涅远嫁给这位声誉赫赫的英雄。不久,普洛克涅生 下儿子伊迪斯。 不知不觉过去了五年,普洛克涅远离家园,感到异常孤寂,心中顿生 对妹妹菲罗墨拉的思念之情。于是,她对丈夫说:“如果你爱我的话,就请 让我回雅典去,把我妹妹接来,或者你去那里,将她接来。你对父亲说,她 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就会回去的。不然父亲会担心,不愿放女儿离开很长时 间。” 忒瑞俄斯马上就同意了,带着仆人,乘船驶往雅典,不久到了雅典的 海港城市拜里厄司,受到岳父的热情接待。还在进城的途中,忒瑞俄斯就转 告了妻子的愿望,并向国王保证,菲罗墨拉不会待多长时间。到了宫殿后, 菲罗墨拉亲自前来问候姐夫忒瑞俄斯,不断地向他询问姐姐的情况。忒瑞俄 斯见她光彩照人,美艳非凡,爱慕之情像烈火一样炽热,暗暗打定主意要把 菲罗墨拉骗到手。他暂时按捺住心中骚动的情绪,一本正经地说起普洛克涅 对妹妹的渴念之情。他心中在酝酿着邪恶的计划,但表面上却是一副正人君 子的样子,潘狄翁对他赞不绝口。菲罗墨拉也被他迷住了。她用双手勾住父 亲的脖子,恳求他同意她到远方看望姐姐。国王恋恋不舍地答应了女儿的请 求,女儿说不出的高兴,连忙感谢父亲。他们三人进了宫殿,国王用美酒佳 肴盛情款待宾客,直到傍晚时分才散席。 第二天清晨,年迈的潘狄翁含着热泪同女儿分别,他紧紧地握住女婿 的手说:“我可爱的儿子,因为你们一致要求,我就把心爱的小女儿托付给 你了。凭着我们的亲戚关系,对着天上的诸位神衹,我恳请你,千万要像慈 祥的父亲一样爱护妹妹,而且不久以后就将妹妹送回来。”他一边说,一边 吻着自己的孩子,然后跟他们吻别,并请他们转告对女儿普洛克涅和外孙的 问候。船开了,渐渐驶入大海。 不久他们就到了色雷斯。船稳稳地靠港了,他们一起上了岸。水手们 由于旅途疲劳,都赶回家去。忒瑞俄斯却悄悄地把菲罗墨拉带进密林深处, 把她锁在一间牧人小屋里。菲罗墨拉又惊又怕,流着泪打听姐姐的情况。忒 瑞俄斯谎称普洛克涅已经死了,为了不让潘狄翁哀伤,他故意编造了邀请菲 罗墨拉的故事。实际上他是为了娶菲罗墨拉为妻,才赶往雅典的。 他一边说,一边假惺惺地哭了起来,装作一副伤心的样子。无论菲罗 墨拉如何苦苦哀求,都无济于事,她只得流着痛苦的眼泪不情愿地成了忒瑞 俄斯的妻子。可是,没过多久她就恢复了理智,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和可怕的怀疑。她默默地思忖,忒瑞俄斯为什么将我锁在远离宫殿的密林深 处,像对待犯人一样?为什么他不让我像一个真正的王后一样住在他的宫殿 里呢? 有一次,她无意中听到仆人们的议论。知道普洛克涅还活着,她顿时 明白她跟忒瑞俄斯的婚姻是一场罪恶,她成了姐姐的情敌。一股怒火油然而 生,她仇视姐夫对姐姐的背叛,飞快地冲进他的房间,大声对他说,她已经 知道了真相。她狠狠地诅咒他,发誓要把他卑鄙的行径和罪恶的伎俩公布于 众,让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无耻的人。她的话激怒了忒瑞俄斯,同时,他也 感到十分害怕。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丑行,可是他又 不敢杀害一个无辜的女子,他想出了一个恶毒的办法。他把菲罗墨拉的双手 反绑起来,然后抽出利剑,像要杀害她似的。她心甘情愿地等着一死了之。 可是,正当她痛苦地呼喊父亲名字的时候,忒瑞俄斯却一剑割掉了她的舌头。 现在他不再担心有人暴露他的秘密了。他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地离开了她, 严厉地命令仆人对她严加看管,不准有任何懈怠。 忒瑞俄斯回到宫殿,普洛克涅问他,怎么没有同妹妹一起回来。这时 他假惺惺地含着眼泪说,菲罗墨拉已经死了,并已埋葬了。普洛克涅听了悲 痛欲绝,她脱下金银彩服,换上一件黑纱长服,又为妹妹建了一座空墓,摆 上供品奠祭妹妹的亡灵。 一年过去了。被残暴弄哑的菲罗墨拉顽强地活了下来,她在严密的看 管下,失去了一切自由,她口不能言,无法向世人揭露忒瑞俄斯的卑鄙和可 耻的行径。可是,不幸使她变得更加聪明,她坐在织机旁,在雪白的麻纱布 上织出了紫铜色的字样,她要把她的悲惨遭遇让姐姐知晓。她菇苦含辛,费 力织成了麻布,然后做着手势哀求仆人将麻布送给王后普洛克涅。 仆人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便答应了。普洛克涅摊开麻布,发现了上面的 字样,她知道了丈夫所干的骇人听闻的暴行。她欲哭无泪,甚至发不出一声 叹息,因为她的痛苦太深了,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报仇!向暴徒报仇! 夜幕降临,色雷斯的妇女们热情地庆祝着巴克科斯酒神节。王后也戴 上葡萄花环,手执酒神杖,匆忙跟着一群妇女来到丛林。她内心充满悲愤和 痛苦,大声呼号着,发泄满腔怒火。她躲过看守,悄悄地走近孤零零的牧人 小屋,里面关着她的妹妹菲罗墨拉。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扑向妹妹,急 忙拉着她逃了出来,来到忒瑞俄斯的宫殿。她把妹妹藏在一间密室里,告诉 她:“眼泪救不了我们!为了报仇雪恨,我作好了一切准备。”这时,她的儿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发布于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普洛克涅和菲罗墨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