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传说 2019-11-08 03:2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 > 传说 > 正文

俄狄甫斯迫害阿爹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征战,终于征服了伯罗奔尼撒。 他们给先祖宙斯设立了三座神坛,举行献祭。然后他们抽签瓜分半岛上的城 市。第一签分亚各斯,第二签分拉西提蒙,第三签分美索尼亚。抽签的方法 是这样的:每人将签投在装满水的瓦罐里,签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忒梅诺斯 和阿里斯多特莫斯的双生子欧律斯透涅斯和珀洛克勒斯都把写上名字的石块 投进瓦罐。狡猾的克瑞斯丰忒斯想得到美索尼亚,于是他拣了一块土投入水 中,土块即刻化解了。 投过石块后,他们决定谁的石块最先拈出就得亚各斯。结果拈出的是 写有忒梅诺斯名字的石子。其次拈出的得拉西提蒙,结果拈出的是写有阿里 斯多特莫斯的双生子名字的石子;这时他们觉得没有必要再拈第三颗石子 了。因此,克瑞斯丰忒斯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美索尼亚。 瓜分领地后,他们各自走向神坛向神衹献祭。突然,他们看到了奇异 的征兆,每个人都在自己祭供的神坛上发现一头动物:分到亚各斯的人发现 一只蟾蜍;分得拉西提蒙的人发现一条蛇;分得美索尼亚的人发现一只狐狸。 他们疑虑重重地请教当地占卜的人,得到的回答是:“看到蟾蜍的人最好留 在家中,因为蟾蜍容易受伤,外出得不到保护;看到神坛盘着毒蛇的人是最 大的侵略者,不必畏惧越出自己的疆界;看见狐狸的人即不会攻也不会守, 他们守卫国土的武器是诡计。” 后来,这三种动物成了亚各斯人、斯巴达人和美索尼亚人的盾牌上的 标记。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当然也没有忘记独眼的俄克雪洛斯。他们把厄利 斯王国送给他,作为感谢他援助的报答。现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只有亚加 狄亚山地还没有被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占领。建立在半岛上的三个王国中只 有斯巴达延续了较长的时间。在亚各斯,忒梅诺斯把爱女希尔纳许配给赫拉 克勒斯的一个曾孙达埃丰特斯。他对达埃丰特斯言听计从,人们怀疑他想把 王位也传给这一对爱女爱婿。他的儿子们十分不满,团结起来反对父亲,并 把他杀死。亚各斯人虽然仍奉国王的长子为王,但他们更看重自由和平等, 因此竭力限制国王的权力,使国王和他的子孙们只保留一个国王的虚名而 已,掌握不了实际权力。

底比斯国王拉布达科斯是卡德摩斯的后裔。他的儿子拉伊俄斯后来继 承王位,娶底比斯人墨诺扣斯的女儿伊俄卡斯特为妻。拉伊俄斯和伊俄卡斯 特结婚后,很长时间内未曾生育。 他渴求子嗣,于是到特尔斐的阿波罗神庙,求得一则神谕:“拉伊俄斯, 拉布达科斯的儿子!你会有一个儿子。可是你要知道,命运之神规定,你将 死在他的手里。这是克洛诺斯之子宙斯的意愿。他听信了珀罗普斯的诅咒, 说你抢去了他的儿子。”拉伊俄斯在年轻的时候犯了这个错误,当时他被赶 出故国,后在伯罗奔尼撒长大,住在国王珀罗普斯的宫殿里,受到宾客的礼 遇。可是,他恩将仇报,在尼密河的赛会中拐走了珀罗普斯的儿子克律西波 斯。 克律西波斯是珀罗普斯和女神阿刻西俄刻的私生子。他长得漂亮,但 命运不幸。父亲发动了一场战争把他从拉伊俄斯的手里救了出来,可是他的 异母兄弟阿特柔斯和提厄斯忒斯受了母亲希波达弥亚的唆使,把他杀害了。 拉伊俄斯知道自己的罪孽深重,对这个神谕深信不疑,所以长期以来 一直跟妻子分居,以免生育小孩。可是深厚的爱情又使他们不顾神谕的警告, 常常同床共寝,结果伊俄卡斯特为丈夫生了一个儿子。孩子出世的时候,父 母亲又想起了神谕。为了阻止预言的实现,他们在孩子生下后三天,就派人 用钉子将婴儿双脚刺穿,并用绳子捆起来,放在喀泰戎的荒山下。但执行这 一残酷命令的牧人可怜这个无辜的婴儿,把他交给另一个在同一山坡上为科 任托斯国王波吕玻斯牧羊的牧人。执行命令的牧人回去后向国王和他的妻子 伊俄卡斯特谎称已执行了命令。夫妇两人相信孩子已经死掉,或者给野兽吃 掉了,因此认为神谕不会实现。他们心里想,儿子已死,无法杀父了。 他们以此安慰自己,依然平静地过日子。 国王波吕玻斯的牧人解开孩子上脚上的绳索,因为不知道他的来历, 因此给孩子起名为俄狄甫斯,意为肿疼的脚。他把孩子带到科任托斯,交给 国王波吕玻斯。国王可怜这个弃婴,就把孩子交给妻子墨洛柏。墨洛柏待他 如亲生儿子。俄狄甫斯渐渐长大,他相信自己是国王波吕玻斯的儿子和继承 人,而国王除了他以外也没有别的孩子。 可是一件偶然的事使得他从信心的顶峰上跌到了绝望的深渊。有一个 科任托斯人一直妒嫉他的特殊地位。在一次宴会上,他因喝醉了酒,大声叫 着俄狄甫斯,说他不是国王的亲生子。俄狄甫斯深受刺激。第二天清晨,他 来到父母面前,向他们询问这件事。波吕玻斯和他的妻子对播弄是非的人很 生气,并用话设法排解儿子的疑虑。俄狄甫斯听出他们的话中充满爱心,他 虽然感动,但怀疑仍在咬食他的心,因为那个人所说的话太使他悲哀了。最 后,他悄悄地来到特尔斐神庙,祈求神谕,希望太阳神证明他所听到的话完 全是诽谤。可是福玻斯·阿波罗并没有给他答复,相反,给了他一个 新的更为可怕的不幸的预言:“你将会杀害你的父亲,你将娶你的生母为妻, 并生下可恶的子孙。” 俄狄甫斯听了,无比惊恐,因为他始终认为慈祥的波吕玻斯和墨洛柏 是自己的生身父母。他再也不敢回家去,害怕命运之神会指使他杀害父亲波 吕玻斯。另外,他担心,神衹一旦让他丧失理智,他会邪恶地娶母亲墨洛柏 为妻。这是多么可怕啊!他决定到俾俄喜阿去。 当他走到特尔斐和道里阿城之间的十字路口时,看到一辆马车朝他驶 来,车上坐着一个陌生的老人,一个使者,一个车夫和两个仆人。 车夫看到对面来了一个人,便粗暴地叫他让路。俄狄甫斯生性急躁, 挥手朝无礼的车夫打了一拳。车上的老人见他如此蛮横,便举起鞭子狠狠打 在他的头上。俄狄甫斯怒不可遏,他用力挥起身边的行杖朝老人打去,把老 人打得翻下了马车。于是发生了一场格斗,俄狄甫斯不得不抵挡三个人,但 他毕竟年轻有力,结果把那伙人打倒在地,他独自走了。 他以为,他只是为了自卫才报复了那个卑鄙的俾俄喜阿人,因为那个 人仗着人多势众企图伤害他。何况他遇到的那个老人并没有任何标志足以显 示他显赫的地位。但实际上被俄狄甫斯打死的老人正是底比斯国王拉伊俄 斯,即他的生身父亲。当时国王正想到皮提亚神庙去。 就这样,父亲和儿子都在小心回避的神谕,还是悲惨地应验了。

第一次攻打底比斯的战斗结束了。当克瑞翁和厄忒俄克勒斯率领队伍 退回城内后,亚各斯的士兵又重新集合,准备再次攻城。面对强大的敌人, 厄忒俄克勒斯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派出一名使者前往驻扎在城外的亚 各斯人的兵营,请求罢兵息战。然后,厄忒俄克勒斯站在最高的城头上向双 方的士兵喊话。他大声说:“远道而来的亚各斯的士兵们,还有底比斯人, 你们双方犯不着为我和波吕尼刻斯牺牲自己的生命!让我自己来经受战斗的 危险,和我的哥哥波吕丢刻斯单独对阵。如果我把他杀掉,那么我就留在底 比斯的王位上;如果我败在他的手下,那么国王的权杖就归他所有。你们亚 各斯人仍然回到自己的国土上去,不必再在异国流血牺牲了。” 波吕尼刻斯立即从亚各斯人的队伍里跳出来,朝着城头上呼喊,声明 愿意接受弟弟的挑战。双方士兵欢声雷动,赞成这个提议。双方签订协议, 两个首领立誓,名人故事www.aidisheng.net。遵守协议。 在决战之前,双方的占卜者都忙碌地向神衹献祭,从祭祀的火焰中看 出战斗的结局。他们得到的预兆都很模糊,好像双方都是胜利者,又都是失 败者。波吕尼刻斯转过头来,看看远方的亚各斯国土,举起双手祈祷:“赫 拉女神,亚各斯的保护神啊,我在你的国土上娶妻,在你的国土上生活。祈 求你保佑我取得战斗的胜利吧!” 厄忒俄克勒斯也回到底比斯城内的雅典娜神庙,祈求说:“啊,宙斯的 女儿啊,保佑我舞动的长矛刺中敌人,让我取得最后的胜利!” 他刚说完,战斗的号角吹响了。兄弟俩向前冲出,开始了一场残酷的 血战。他们的长矛在空中飞舞,向对方猛刺,但被盾牌挡住,发出铿锵的声 音。他们又把长矛朝对方猛烈掷去,但仍被坚固的盾牌弹了回来。一旁观看 的士兵们紧张得汗水直流,看得眼花缭乱。最后,厄忒俄克勒斯控制不住自 己了,因为他在拚刺时看到路上有块石头挡住了他。他用右脚把石头踢到一 边去,不料却把脚暴露在盾牌之外。波吕尼刻斯挺起长矛冲过去,用利矛刺 中他的胚骨。 亚各斯的士兵们高声欢呼,以为可决定胜负了。可是受伤的厄忒俄勒 斯忍住疼,寻找进攻的机会。他看到对方的肩膀暴露,便掷出一矛,正好刺 中。随即他退后一步,拾起石头,用力掷去,把波吕尼刻斯的长矛砸断。这 时,战局不分上下,双方各失去了一件武器。他们又抽出宝剑,挥舞砍杀。 盾牌相击,丁当作响。尼忒俄克勒斯忽然想起一种攻击的方法,那是他在帖 撒利学到的一种绝招。他突然改变姿势,往后退一步,用左脚支撑身子,小 心防护身体的下半部,然后用右脚跳上去,一剑刺中波吕尼刻斯的腹部。波 吕尼刻斯遭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受了重伤,倒在地上,血流如注。厄忒俄 克勒斯以为取得了胜利,便丢下宝剑,向垂死的哥哥弯下腰去,想摘取他的 武器。波吕尼刻斯虽然倒在地上,却仍然紧握剑柄。他见厄忒俄克勒斯弯下 腰来,便挣扎着用力一刺,刺穿了弟弟的肝脏。厄忒俄克勒斯随即倒在垂死 的哥哥的身旁。 父亲俄狄甫斯的诅咒成了现实。 底比斯的七座城门统统打开。女人和仆人们冲了出来,围着他们国王 的尸体放声大哭。 安提戈涅扑倒在哥哥波吕尼刻斯的身上,她要听听他的遗言。厄忒俄 克勒斯几乎即刻就死了,他只是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便断了气。波吕尼刻斯 仍在喘息,他朝妹妹转过脸来,眼睛迷糊地看着妹妹,说:“我该如何悲叹 你的命运,妹妹,也悲叹死去的弟弟的命运!从前我们友爱,后来成为仇敌, 直到临死我才感到我是爱他的!亲爱的妹妹,我希望你把我埋葬在家乡的土 地上,请求愤怒的家乡人原谅我,至少满足我的这一遗愿。” 说完话,他就死在妹妹的怀里。这时,人群中传来争吵声。底比斯人 认为他们的主人厄忒俄克勒斯取得了胜利,而对方却认为波吕尼刻斯取得了 胜利。因为争论激烈,又要动武。 但底比斯人占了先,因为刚才兄弟对阵,底比斯人仍然列队,拿着武 器,在一旁观看。而亚各斯人以为自己必胜无疑,全都放下了武器,在一旁 呐喊助威。现在,底比斯人突然朝亚各斯人冲了过来。亚各斯人还来不及拿 起武器,只好四散逃窜,成百上千的士兵死在底比斯人的长矛下。 亚各斯人逃跑时出了一件怪事。底比斯英雄珀里刻律迈诺斯把预言家 安菲阿拉俄斯一直追到伊斯墨诺斯河岸。这时,河水高涨,马车不能过河。 底比斯人已经追来,在绝望中,安菲阿拉俄斯只得冒险渡河。可是,马车还 没下水,追兵已经到了河边,长矛几乎刺到了他的脖子。宙斯把这一切都看 在眼里,他不愿意让他的预言家耻辱地死去,于是降下一道雷电,把土劈开。 裂开的大地张着幽黑的口,把宏菲阿拉俄斯和他的战车全吞没了。 不久,底比斯四周的敌人也被消灭。勇敢的英雄希波迈冬和强大的堤 丢斯都已阵亡。底比斯人打扫战场,带着死者的盾牌和其他的战利品,从四 面八方涌来。他们满载着战利品凯旋进城。

其他的几个英雄也整装待发。不久,阿德拉斯托斯组建了一支强大的 军队,分成七队,由七位英雄分别率领。他们充满了信心和希望,离开了亚 各斯。可是在途中他们碰到了第一个灾难。他们到达尼密阿的森林,那里的 河流、小溪和湖泊都已干涸。他们饱受炎热之苦,干渴难忍,盔甲、盾牌都 成了沉重的累赘。走路扬起的尘土纷纷落在他们焦枯的嘴唇上,连马匹也渴 得在嘴边泛出了层层涎沫。 阿德拉斯托斯带了几个武士在森林里到处寻找水源,可惜枉费心机。 他们遇到一位绝顶漂亮,却又十分可怜的女人。她抱着一个男孩,身上的衣 服褴褛,头发飘散。她坐在树荫下,气质高雅,好像女王一样。阿德拉斯托 斯吃了一惊,他以为遇到了森林女神,连忙向她跪下,请求神衹指点迷津, 让他逃离苦难。可是女人低垂着眼帘,回答说:“外乡人,我不是女神。如 果你看出我的外貌有什么非凡之处,那是因为我一生忍受的苦难比世间任何 凡人都多。我叫许珀茵柏勒,以前是雷姆诺斯岛上亚马孙人的女王,父亲是 威武的托阿斯。后来我被海盗劫持拐卖,成了尼密阿国王来喀古土的奴隶。 这个男孩不是我的儿子。他叫俄菲尔特斯,是我的主人之子,我是他的保姆。 我很愿意帮你们找到你们所需要的东西。在这片干旱荒凉的地方,只有一处 水源。除了我以外,谁也不知道这个地方。那里泉水丰富,足够你们全军人 马解渴!” 妇人站起来,把孩子放在草地上,哼了一支摇篮曲,把孩子哄睡了。 英雄们招呼全军人马跟着许珀茜柏勒走。他们穿过茂密的森林,不一会来到 一处怪石嶙峋的峡谷,这时,泉水倾泻在岩石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有水了!”山谷间回荡起欢乐的喊声。“有水了!有水了!”全军将士欢 呼雀跃,都扑在溪水边,张开干枯冒烟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喝着甜美的泉水。 后来,他们又赶着车,牵着马,穿过树林,干脆连车带马一直走到水里,让 马浸在水中冲凉。现在全军人马从干渴中解脱出来,又恢复了精神。 许珀茜柏勒带领阿德拉斯托斯和他的随从们回到大路上。可是,还没 有到原先那块地方,她凭着乳母的本性,敏锐地听到远处传来孩子可怜的哭 声。一种可怕的预感攫住她的心,她飞快地往前奔去。可是,赶到放孩子的 地方,孩子却不见了。许珀茜柏勒朝四周看了一眼,顿时明白了,前面不远 的地方有一条大蛇盘绕在树上,蛇头搁在鼓鼓的肚子上。许珀茜柏勒悲痛地 惊叫起来。英雄们急忙赶了过来。第一个看到恶蛇的是英雄希波迈冬,他马 上搬起一块大石头朝蛇掷去,可是石头扔在有鳞甲的蛇身上被弹回来,碎得 像泥土一样。他又把长矛投去,正好击中大蛇张开的嘴里,矛尖一直从蛇头 上冒了出来。蛇痛得把身子陀螺似的在矛杆上缠绕,最后终于吱吱地叫着断 了气。 大蛇被打死后,可怜的许珀茜柏勒才鼓起勇气追寻孩子的踪迹。她看 到一副悲惨的景象。草地被孩子的鲜血染红了,地上是零乱的孩子的尸骨。 许珀茜柏勒绝望地跪下,拾起那些尸骨,交给站在一旁的英雄们。英雄们隆 重地埋葬了为他们丧命的孩子。为了纪念他,他们举行了神圣的尼密阿赛会, 并崇拜他为半人的神衹,称他为阿尔席莫洛斯,意即早熟的人。 许珀茜柏勒被孩子的母亲欧律狄刻关入监狱,并要被残酷地处死。幸 好许珀茜柏勒的儿子们已经出来寻找她,不久救出了他们的母亲。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发布于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俄狄甫斯迫害阿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