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传说 2019-11-03 04:2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 > 传说 > 正文

阿伽门农和伊菲革涅亚

十年过去了,底比斯之战阵亡英雄的儿子们决定再次征讨底比斯,为 他们死去的父亲们报仇。他们共有八人,称为厄庇戈诺伊,意即后辈英雄。 他们是:安菲阿拉俄斯的儿子阿尔克迈翁和安菲罗科斯,阿德拉斯托斯的儿 子埃癸阿勒俄斯,堤丢斯的儿子狄俄墨得斯,帕耳忒诺派俄斯的儿子普洛玛 科斯,卡帕纽斯的儿子斯忒涅罗斯,波吕尼刻斯的儿子忒耳珊特罗斯和墨喀 斯透斯的儿子欧律阿罗斯。墨喀斯透斯本不是七位英雄中的一个,他是国王 阿德拉斯托斯的兄弟。年事已高的国王阿德拉斯托斯也参加这次远征,但不 但任统帅。八个英雄一起在阿波罗神庙祈求神谕为他们选一个统帅。神谕告 诉他们,合适的人选是阿尔克迈翁。 阿尔克迈翁不知道在为父亲报仇之前,能不能担任此职。于是他也祈 求神谕,神谕回答说,两件事可以同时做。在这之前他的母亲厄里菲勒不仅 占有了那个晦气的项链,而且还获得了阿佛洛狄忒的第二件倒霉的宝物,即 面纱。那是波吕尼刻斯的儿子忒耳珊特罗斯继承的遗产,他又用它贿赂厄里 菲勒,要她说服儿子参加讨伐底比斯的战争。 为服从神谕,阿尔克迈翁出任了统帅,并准备回来后再为父报仇。他 在亚各斯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军队。邻近城市里有许多勇敢的武士也参加进 来。一支浩浩荡荡的军队向底比斯挺进。像十年前的父辈们一样,这些儿子 们又围困了底比斯城,展开激烈的战斗。但他们要比父辈们幸运,阿尔克迈 翁在一次决定性的战斗中获胜,只有国王阿德拉斯托斯的儿子埃癸阿勒俄斯 被杀。他死在底比斯人拉俄达马斯手下。拉俄达马斯是厄忒俄克勒斯的儿子, 他后来又被厄庇戈诺伊的主帅阿尔克迈翁打死。 底比斯人丧失了首领和很多士兵,便放弃阵地,退守城内。他们向盲 人提瑞西阿斯寻求对策。预言家提瑞西阿斯那时还活着,但已有一百来岁了, 他建议大家派使者向亚各斯人求和,同时弃城而逃。 底比斯人采纳了他的建议,派了使者前往敌营议和。他们乘谈判之机, 用大车载着妻儿老小逃离了底比斯城。深夜,他们到了俾俄喜阿的一座城内。 盲人提瑞西阿斯也逃了出来,由于喝冷水受寒,不幸去世。这个聪明的预言 家到了地府也受到器重,因为他保留了那高超的感觉和占卜的本领。他的女 儿曼托没有和他一起外逃,她留在底比斯城内,落入占领者的手里。占领者 在进城前曾向太阳神阿波罗许愿,要把在城内发现的最高贵的战利品祭献给 他。现在他们一致认为神衹肯定喜欢女预言家曼托,因为她继承了父亲神奇 的预言本领。厄庇戈诺伊把曼托带到特尔斐,把她献给太阳神,作他的女祭 司。在这里,她的预言术更加完美,智慧更超常。不久,曼托成了当时最有 名的女预言家。人们常常看到有个老人和她一起进进出出。她把美丽的歌谣 教给老人。不久,这些诗歌传遍了希腊。 这个老人就是着名的迈俄尼亚的歌者荷马。

清晨,阿伽门农命令士兵们穿上铠甲。他自己也穿上他的漂亮的铠甲。 这铠甲闪闪发光,是用十道青铜片,十二道金片,二十道锡片制成的。保护 脖子的金甲像三条游蛇,这是塞浦路斯国王吉尼拉斯赠送的礼物。然后他把 宝剑用饰金带子背在肩上。剑柄饰以黄金,剑鞘是银的。他手持圆盾,上有 十道青铜箍,二十颗锡钉。盾牌中心呈深蓝色,绘有可怕的墨杜萨的头。盾 带饰有三头紫龙。他头上戴一顶四角战盔,上有马鬃环绕,头盔的花翎威严 地抖动着。最后他拿起两支尖利的长枪,大步地走上战场。 赫拉和雅典娜从天上看见这国王,用响雷向他欢呼。这时,步兵们首 先跃出战壕,战车紧跟在后。士兵们发出震耳的呐喊声,奋勇前进。 特洛伊人密密麻麻地站在对面的山堆上,他们的首领是赫克托耳、波 吕达玛斯、埃涅阿斯,后面还有波吕波斯、阿革诺耳和阿卡玛斯,他们三人 都是安忒诺尔的儿子。赫克托耳穿一身金甲,浑身闪亮,犹如夜空的巨星。 他时而在前面指挥,时而在后面布阵。 特洛伊人与丹内阿人凶狠地厮杀起来,如同一只只饿狼。希腊人首先 突破了对方的阵地。阿伽门农挺枪刺死皮亚诺耳王子和他的御者。希腊人进 入了敌方的纵深地带。 在激烈的鏖战中,宙斯亲自保护赫克托耳,使他不受到流矢的伤害。 他让赫克托耳顺着城池的方向,朝着山坡上古代国王伊罗斯的大坟逃去,可 是阿伽门农大声呼叫着追赶他。赫克托耳来到宙斯圣林附近,离中心城门不 远的地方时,和他率领的战士一起停住了。宙斯派出神衹的女使伊里斯吩咐 他尽快从战斗中脱身,让其他人抗击,直到阿伽门农受伤为止。到那时,万 神之父会亲自引导他取得胜利。赫克托耳遵从了神衹的吩咐,他在后卫线上 不断地鼓励士兵们勇猛地向前冲杀。 阿加门农仍然奋不顾身地往前冲,一直深入到特洛伊人及其盟军的队 伍中。他先遇到了安忒诺尔的儿子伊斐达玛斯。这是一位勇猛、伟大的英雄, 从小在色雷斯由他的祖母养大,新婚不久就来到他的出生地参战。阿伽门农 扔出的枪没有刺中他。伊斐达玛斯的枪尖刺在阿伽门农的腰带上折断了。阿 伽门农一把抓住对方的枪杆,猛地夺了过来,又朝他的脖子挥去一剑,把伊 斐达玛斯砍翻倒地。他剥下伊斐达玛斯的铠甲,高兴地炫耀着他的战利品。 安忒诺尔的大儿子科翁看到了,怀着悲痛奔过来,要给弟弟报仇。他斜刺了 一枪,刺中阿伽门农的手臂上靠近手肘的地方。阿伽门农感到一阵剧烈的疼 痛,但没有懈怠,继续战斗,科翁正要把倒地的兄弟拖走时,不幸被阿伽门 农的枪从盾牌下刺中,他倒在兄弟的尸体上死去。 阿伽门农不顾伤口里鲜血直淌,继续用枪、用剑、用石头奋勇作战。 直到血液凝结时,他才感到钻心的疼痛,被迫跳上战车,离开战场,飞快地 驶向营地。 赫克托耳看到阿伽门农撤离了战场,他想起了宙斯的命令,于是奔到 特洛伊人的前锋队伍中,大声呼喊:“朋友们,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刻到了! 希腊人中最勇敢的英雄离开了战场,宙斯将使我们得到胜利,前进,冲进丹 内阿人的队伍,冲啊!”他一边喊,一边像一阵旋风似地向前冲锋。不久, 希腊人中有九个王子和许多士兵死在他的枪下。赫克托耳把希腊人几乎赶到 他们的战船附近。这时奥德修斯对狄俄墨得斯说:“我们的人为什么放弃了 抵抗?来吧,朋友,你站在我的身边,我们宁死也不让赫克托耳占领我们的 战船营,我们要打退他的进攻!”狄俄墨得斯点点头,用投枪击中特洛伊人 蒂姆勃莱俄斯的胸口。蒂姆勃莱俄斯从战车上滚到在地上死了,奥德修斯也 杀死了他的御者摩利翁。他们继续向前冲去,这时,希腊人重新赢得了喘息 的机会。在高高的爱达山上观战的宙斯让双方杀得不分胜负。赫克托耳终于 从战斗的队伍里认出了这两个骁勇的英雄,他率领他的军队朝他们冲了过 来。 狄俄墨得斯看得真切,向赫克托耳投出长矛,击中他的头盔,当的一 声弹了回去。赫克托耳倒在地上,用右手撑住身体,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 这时,堤丢斯的儿子狄俄墨得斯急忙赶来,赫克托耳已经恢复过来,迅速跳 上战车,在他的士兵们的保护下,奔回自己的营地。狄俄墨得斯恼怒地把另 一个特洛伊人打倒在地,准备剥下他的盔甲。 正在这时,隐蔽在伊罗斯大坟后面的帕里斯瞄准他,射出一箭,击中 蹲在地上的英雄的右脚,箭头射入脚跟,刺在脚骨上。帕里斯从隐蔽处跳了 出来,嘲笑那个受了伤的敌人。狄俄墨得斯回过头来,看到了射箭的帕里斯, 对他大声骂道:“原来是你啊,女人喜欢的英雄!你在公开的战斗中伤害不 了我、现在却从背后射伤了我的脚跟,还自以为了不得,是吗?但这对我来 说真像被孩子刺了一枪似的,根本算不了什么!”这时,奥德修斯正好赶来, 他掩护着受伤的狄俄墨得斯,使他忍痛拔出了脚上的箭。最后,他摇晃着身 子爬上战车,站在他的朋友斯忒涅罗斯的身边。他们一起朝船队飞驰而去。 现在,只有奥德修斯一人陷入敌人的阵地中,不过亚各斯人都不敢靠 近他。这位英雄思考着,他到底应该撤退还是坚持战斗。不久他意识到必须 坚持战斗下去。特洛伊人已经紧紧地围住他,包围圈越来越小。他感到自己 像一头奔突的野猪,周围是一群围攻的猎人和疯狂逼近的猎犬。他盯着冲来 的敌人,毫无惧色,不久,就有五个特洛伊人被他杀死。第六个人索科斯看 见他的兄弟刚才被奥德修斯杀死,便大声叫道:“奥德修斯,今天不是你杀 死希帕索斯的两个儿子,并剥取他们的盔甲,就是你在我的长矛下丧命!” 说着,索科斯奋起一枪,刺穿了奥德修斯的盾牌,枪尖刺伤了他的肋

当大批战船会集在奥里斯港口时,阿伽门农外出狩猎消磨时光。有一 天,一头献给女神阿耳忒弥斯的梅花鹿进入他的射程之内。国王围猎兴致正 浓,一箭射中了这头漂亮的动物。 他还夸口说,即使是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本人也不一定射得比他准。 女神听到他如此无礼的话十分生气。她让港口前风平浪静,船只根本无法从 奥里斯海湾开出去,可是战争却该开始了。希腊人束手无策,只好去找大预 言家忒斯托耳的儿子卡尔卡斯,向他请教摆脱困境的办法。卡尔卡斯是随军 祭司和占卜人,他说:“如果希腊人的最高统帅,即阿伽门农愿意把他和克 吕泰涅斯特拉所生的女儿伊菲革涅亚献祭给阿耳忒弥斯女神,那么女神就会 宽恕我们。 那时海面上将会刮起顺风,神衹再也不会阻碍你们攻占特洛伊城了。” 阿伽门农听了预言家的话,陷入了绝望之中。他派来自斯巴达的传令 官塔耳堤皮奥斯向全体参战的希腊人宣布,阿伽门农辞去希腊军队最高统帅 一职,因为他的良心不允许他杀害自己的女儿。希腊人听到这个决定,十分 恼火,扬言要反叛。墨涅拉俄斯急忙来到他的住处,告诉他的兄弟这个决定 所产生的严重后果。阿伽门农经过劝说,终于同意做这件可怕的事:把女儿 献祭给女神。他写了一封信给迈肯尼的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让她把女儿伊 菲革涅亚送到奥里斯来。为了解释这件事,他向妻子谎称,为女儿跟珀琉斯 的小儿子,光荣的英雄阿喀琉斯订婚,因为阿喀琉斯与得伊达弥亚的秘密婚 事是没人知道的。可是,送信的使者刚出发,父女感情又使阿伽门农的良心 受到自责。他感到痛苦,后悔作出了轻率的决定。于是他又在当天夜晚叫来 可靠的老仆人,要他另送一封信给他的妻子,信上吩咐她不要把女儿送到奥 里斯来,因为他已改变了主意,要把女儿订婚的事推迟到明年春天。 忠诚的仆人拿着信急忙走了,但他没有能到达目的地,因为墨涅拉俄 斯对哥哥的迟疑不决早有觉察,已密切注视着他的行动。清晨,老仆人刚离 营,就被墨涅拉俄斯抓住,信被搜去。他读完信就拿着信来找他的哥哥。 “真见鬼,你又动摇了!”他大声地责备他哥哥,“你还记得,当时你是 如何渴望当远征军的统帅?你当时显得多么谦恭,多么亲切,跟每个人握手。 当时,你的大门向每一个愿意进来的人敞开着,哪怕他是最平常的人,这些 友好的表示只是为了得到指挥权。现在,指挥权到手了,这些事情又顿时变 成了过去。你不再像从前一样是你老友们的朋友了。在军中你也很少露面, 大家很难再见到你的人影。当你带着军队来到奥里斯港,当军队遭到神衹的 阻挠,当我们的人开始抱怨,并且说:‘我们希望扬帆起航,不愿老守在奥 里斯港!’这时,你却举棋不定,只是徒劳地指望刮顺风。你来找我,要我 想办法,出主意,找出路,只是为了不丢掉你引以为豪的统帅地位。后来当 预言家卡尔卡斯要你向阿耳忒弥斯献祭你的女儿时,你勉强答应了。可是现 在你又变卦了。有千千万万的人像你一样,他们渴望地位,孜孜不倦地想要 权势,可是一旦看到需要作出个人牺牲才能获得权势时,他们又畏缩了。没 有理智和见识的人,在艰难面前丧失了这些品质的人,是不配统率一支军队 的,也不配掌管一个国家。” “你为什么如此激动呢?”阿伽门农说,“是谁惹了你呢?你为什么这样 恼怒?是为了你那美丽的妻子海伦吗?你为什么不把她好好看住呢?我理智 地纠正轻率作出的决定,难道是愚蠢的?倒是你更愚蠢,因为你要追回一个 不忠实的妻子。其实你应该感到高兴,你终于幸运地摆脱了她。不!我决不 能杀死的我亲生骨肉!” 兄弟两人争论起来,互不相让。突然一名仆人进来向阿伽门农报告, 说他的女儿伊菲革涅亚已经来到,随同前来的还有她的母亲和弟弟俄瑞斯忒 斯。仆人刚离开,阿伽门农突然觉得自己陷于完全绝望的境地。墨涅拉俄斯 连忙握住他前手表示安慰。阿伽门农痛苦地说:“兄弟,胜利是你的,你把 她带走吧!” 但墨涅拉俄斯却改变了主意,他不愿意为了海伦而杀掉伊菲革涅亚。 “如果神谕让我决定你女儿的命运,”他大声地说,“那么我愿意放弃她,并 把我的那位拿来取代伊菲革涅亚。” 阿伽门农拥抱他的兄弟。“我感谢你,”他说,“亲爱的兄弟,你的高尚 的精神使我们重新和好。我的命运已定,女儿的惨死是无法避免的。全希腊 要求这样做。卡尔卡斯和狡黠的奥德修斯已达成默契,他们在争夺人民,甚 至要谋害你和我,然后牺牲伊菲革涅亚。如果我们逃到亚各斯,他们也会追 来,把我们从城里抓走,最后,还会踏平古老的希腊城。因此我请求你,兄 弟,千万别让克吕泰涅斯特拉知道这件事,以便保证神谕的顺利实现。” 正在这时,妇人们走了进来。墨涅拉俄斯心情忧郁地走开了。夫妻两 人略微寒暄了几句,阿伽门农显得既冷淡又尴尬。女儿衷心地拥抱父亲。她 看到父亲脸上愁云满面,便关心地问道:“为什么你的眼光如此不安?父亲, 难道你不高兴见到我吗?” “不,亲爱的孩子,”国王心情沉重地说,“一个国王责任重大,总有许 多烦恼!” “可是你哭了,父亲?”伊菲革涅亚说。 “因为我们要长久分离!”父亲答道。 “呵,如果我能够跟你一起去,”女儿高兴地叫喊起来,“那该多幸福啊!” “是的,你也要作一次远行。”阿伽门农神情严峻地说,“首先我们必须

海伦在特洛伊平安地住了下来,后来她和帕里斯移住到他们的宫殿里。 人民对他的到来渐渐地适应了,并赞美她的美丽和可爱。因此,希腊人的战 船出现在特洛伊的海岸时,城里的居民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恐惧了。 首领们调查了市民和答应前来援助的同盟军的力量,感到有把握对付 希腊人。他们知道,神衹中除了阿佛洛狄忒以外,还有战神阿瑞斯、太阳神 阿波罗和万神之父宙斯站在他们这一边。他们希望借助神衹的保护守住城 市,并击退围城的军队。 国王普里阿摩斯虽已年迈,不能作战,但他有五十个儿子,其中十九 个儿子是赫卡柏所生。这些儿子都年轻有为,最出色的是赫克托耳,其次是 得伊福玻斯。此外还有预言家赫勒诺斯、帕蒙、波吕忒斯、安提福斯、希波 诺斯和俊美的特洛伊罗斯。在他的身旁还有四个可爱的女儿,即克瑞乌萨、 劳迪克、卡珊德拉和波吕克塞娜,她们在少女时就以美貌出众而闻名。部队 早已进入战斗状态。赫克托耳担任最高统帅,率领全军迎敌。辅佐他的是达 耳达尼亚人埃涅阿斯,他是国王普里阿摩斯的女婿,克瑞乌萨的丈夫,女神 阿佛洛狄忒和老英雄安喀塞斯的儿子。安喀塞斯是特洛伊人引为骄傲的先 辈。另外一支部队的统帅是潘达洛斯,他是吕卡翁的儿子,曾经得到阿波罗 赠送的神箭,以善射着称;前来援助的特洛伊的军队首领有阿德拉斯托斯及 其兄弟安菲俄斯;阿西俄斯及其儿子阿达玛斯和弗诺珀斯;来自拉里萨的希 珀托乌斯和彼勒俄斯,他们是战神的后裔;安忒诺尔和伊庇玛达斯的儿子阿 革诺耳、阿尔席洛库斯和阿卡玛斯;皮赖克墨斯、弗莱迈纳斯、荷迪奥斯及 其兄弟埃庇斯特洛福斯;克洛密斯和恩诺摩斯是密西埃援军的首领;福耳库 斯和阿斯卡尼俄斯是夫利基阿援军的首领;墨斯忒勒斯和安提福斯是梅俄尼 恩援军的首领;纳斯忒斯和安菲玛库斯兄弟是加里亚援军的首领;吕喀亚人 萨耳佩冬和格劳库斯也领兵前来援助,他们是英雄柏勒洛丰的两个孙子。 希腊人已在西革翁和律忒翁半岛间的海岸登陆,扎下一座座连绵的营 房,看上去像一座城池。他们把战车拉上岸来,整齐地排列成行;各支军队 的战船按拖上岸时的先后次序排成纵队。船只下都用石块垫着,免得船底受 潮腐烂。 在双方交战前,希腊人惊喜地接待了一位远道而来的贵客,这是密西 埃国王忒勒福斯。 他曾慷慨地支援过希腊人,因被阿喀琉斯用矛刺伤,难以治愈,连珀 达里律奥斯和马哈翁给他的药也不能奏效,所从疼痛难忍。他便求助于阿波 罗的神谕,答复是:只有刺中他的矛才能治愈他的伤口。虽然神衹的回答隐 晦曲折,但忒勒福斯还是乘船追上了希腊战船。在斯卡曼德河斯河口,他吩 咐随从抬他上岸,来到阿喀琉斯的营帐。年轻的阿喀琉斯看到国王痛苦的样 子,心里很难过。他把矛拿来放在国王的脚边,但他不知道如何用它医治已 经化脓的伤口。英雄们围着国王不知如何是好。还是聪慧的奥德修斯想出了 办法,派人把随军的两位医生请来,向他们请教神谕的内涵。 帕达里律奥斯和马哈翁应召赶来。他们听到阿波罗的神谕,这两个阿 斯克勒庇俄斯的富有智慧的儿子,立刻明白了它的含意。他们从阿喀琉斯的 矛上挫下一点铁屑,小心地敷在伤口上,顿时出现了奇迹:铁屑刚刚撒入化 脓的伤口,伤口便在英雄们的眼前愈合了。过了几个小时,高贵的国王忒勒 福斯便能走路了。他向几位英雄再三道谢,并祝希腊人战事顺利,然后上船, 离开了他们,因为他不想亲眼看到这场在他亲密的朋友和他所爱护的亲戚之 间爆发的战争。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发布于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阿伽门农和伊菲革涅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