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传说 2019-10-09 23:3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 > 传说 > 正文

预言家的建议

当战事正在特洛伊进行时,希腊人的使者狄俄墨得斯和奥德修斯平安 地到达斯库洛斯岛。他们在这里看到皮尔荷斯正在练习弓箭和投枪。皮尔荷 斯是阿喀琉斯的小儿子,希腊人后来把他称作涅俄普托勒摩斯,意为“青年 战士”,他从小跟外祖父一起生活,今天正在外祖父的门前练武。他们在旁 边观察了一会,然后走近了他,他们看到他的面貌酷似阿喀琉斯,都感到很 惊讶。皮尔荷斯走上前去问候他们。“衷心地欢迎你们,外乡人,”他说,“你 们是谁,从哪里来?” 奥德修斯回答说:“我们是你的父亲阿喀琉斯的朋友,我们相信,和我 们讲话的是他的儿子。你在身段和面貌上同阿喀琉斯多像啊。我是伊塔刻的 奥德修斯,拉厄耳忒斯的儿子,这一位是狄俄墨得斯,是神衹堤丢斯的儿子。 我们到这里来,是因为预言家卡尔卡斯预言,如果你参加讨伐特洛伊的战斗, 我们就能很快攻陷城池,取得战争的胜利。希腊人愿意送给你丰厚的礼品, 而我也愿意把奖给我的你父亲的武器送给你。” 皮尔荷斯高兴地回答他说:“如果阿开亚人奉神命来召唤我,那么我们 明天就航海出发。现在请你们随我去外祖父的宫里进餐!”在国王的宫殿里, 他们看到了阿喀琉斯的遗孀得伊达弥亚正陷于深深的悲哀之中。她的儿子上 去告诉她来了外乡客,但对客人的来意只字不提,免得她生疑担忧。两个英 雄吃饱后便去睡了,但得伊达弥亚却彻夜难眠。她想起了正是这两个来客当 年劝她丈夫参战,征伐特洛伊,因而使她成了寡妇。她预感儿子也会卷入同 样的漩涡。所以次日天刚亮,她就去看儿子,一把抱住儿子大声哭泣起来。 “呵,我的孩子,”她说,“尽管你不愿意对我说,但我知道你将跟两个外乡 人前往特洛伊,在那里许多英雄,包括你的父亲都已死去。可是你还年轻, 缺乏战斗的经验!听我的话吧,留在家里! 我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战死战场!” 皮尔荷斯回答说:“母亲,别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悲伤吧!没有一个在战 场上丧命的人不是由命运女神所决定的。如果我命中注定是死,那么,还有 什么比为希腊人去死更光荣呢?” 这时,他的外祖父吕科墨得斯从床上起来,对他的外孙说:“我看你真 像你的父亲。但即使你在特洛伊战场上幸免于死,谁知道你在回国途中会遇 到什么灾难,因为在海上航行总是危险的!”然后他上去亲吻皮尔荷斯,并 不反对他的决定。皮尔荷斯从正在哭泣的母亲的怀里挣脱出来,走了出去。 两位希腊英雄和二十个得伊达弥亚的忠实的仆人跟在后面。他们到了海边, 登船启程。 海神波塞冬送他们一路顺风。不久,在天亮时,他们已看到爱达山的 山峰。他们一直向特洛伊进发,到了海边,这时战斗正在希腊人的战船附近 激烈进行。如果不是狄俄墨得斯及时跳上岸去,及时呼唤船上的勇士们和他 一起救援,欧律皮罗斯真的要把战船营的围墙推倒了。 他们马上奔到离海滩最近的奥德修斯的营房里,用他的武器和其他从 敌人那儿缴来的武器武装起来。涅俄普托勒摩斯套上父亲阿喀琉斯的铠甲。 这身对其他任何人都不合身的巨大铠甲,他穿了正合适。他拿起长矛,英姿 焕发地投入激烈的战斗,跟他一起来的人也跟在他后面。现在特洛伊人被迫 从围墙旁后退,拥挤在欧律皮罗斯的周围。 涅俄普托勒摩斯大显身手,他箭无虚发,杀伤不少特洛伊人。他们绝 望地以为英雄阿喀琉斯活过来了。的确,父亲的灵魂附在他的身上,同时女 神雅典娜也在保护他。尽管箭矢和投枪雨点般地朝他飞来,但都无法伤害他。 士兵们看到阿喀琉斯的儿子参战,士气大振,他们一鼓作气,杀死了许多敌 人。到傍晚时,欧律皮罗斯和特洛伊的军队不得不撤退回城。 当涅俄普托勒摩斯从恶战中归来正在休息时,老英雄福尼克斯来探望 年轻的英雄,他看见他跟阿喀琉斯十分相像,感到很惊讶。福尼克斯是涅俄 普托勒摩斯的祖父珀琉斯的朋友,又是他的父亲阿喀琉斯的教师。他吻着少 年英雄的前额和胸脯,大声地说:“呵,孩子啊,我感到似乎又跟你的父亲 在一起了!你一定能杀掉给我们造成巨大损失的忒勒福斯的儿子,因为你比 他高强,一定能战胜他!”年轻人谦虚地回答说:“谁是真勇敢的人,上了战 场才会见分晓!”说完,他转身朝战船走去,回到了营房。夜幕已经降下, 战士们都在养精蓄锐,准备明天大战一场。 第二天清晨,战斗重新开始。双方拚杀了很久,仍然不分胜负。欧律 皮罗斯看到他的一个朋友被打死,顿时怒火中烧,一连杀死了许多敌人。终 于,他走到涅俄普托勒摩斯的面前。两个人都挥舞着长矛。“你这孩子,你 是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你怎敢和我作战?”欧律皮罗斯大声问道。 涅俄普托勒摩斯回答说:“你是我的敌人,为什么要问我的来历呢?告 诉你吧,我是阿喀琉斯的儿子,他以前杀了你的父亲。这根矛是我父亲的武 器,它来自佩利翁山的峰顶。你来尝尝它的厉害!”说着,他跳下战车,挥 舞着粗大的长矛。欧律皮罗斯急忙从地上捡起一块巨石,朝他投去,击中他 的金盾,但它毫无损伤。两位英雄如同猛兽一样对撞过来。他们的身后跟着 各自的人马,互相厮杀起来。他们有时盾牌相碰,有时彼此击中铠甲和头盔。 两人越战越勇,因为他们都是神衹的子孙。欧律皮罗斯是赫拉克勒斯的孙子, 宙斯的重孙,涅俄普托勒摩斯是女神忒提斯的孙子。最后,欧律皮罗斯露出 一处破绽,被涅俄普托勒摩斯用矛刺中喉咙。一股鲜血从伤口喷涌出来,他 即刻倒在地上死了。

第二天,丹内阿人一起赶来参加墨涅拉俄斯召集的会议。当大家到齐 了时,他站起来说:“高贵的王子们,请听我发表我的看法。我看到我们的 战士大批死去,我的心在淌血。 他们是为了我才投入战争的,而现在好像每个人都不能生还,不能见 到自己的家人了。其实不然,让我们离开这块不祥之地。让活着的人都乘船 回去。既然阿喀琉斯和埃阿斯都已经死了,我们再也不能指望取得战争的胜 利了。至于我,已不再关心我的那个不贤的妻子海伦了,我关心你们胜于她, 就让她留在帕里斯的身旁吧!” 墨涅拉俄斯说了这番话,其用意是想试探一下希腊人,因为在他心里 他比任何人都想消灭特洛伊人。但狄俄墨得斯没有看穿他的计谋,气冲冲地 从座位上站起身,讥笑地说:“你是个多么可耻的胆小鬼!希腊人勇敢的子 孙们是不愿跟你回去的,他们不冲上特洛伊城头是不会罢休的!” 狄俄墨得斯刚刚说完坐下,预言家卡尔卡斯站了起来,提出了一个明 智的建议,以调和这两种极端相反的意见。“你们都知道,”他说,“九年前, 当我们出发远征这座可恶的城市时,我们不得不把高贵的英雄菲罗克忒忒斯 遗弃在荒凉的雷姆诺斯海岛上。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忍受不了他的伤口 的恶臭和痛苦的呻吟。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们这样做毕竟是不仁不义,而且 是不公的。现在,在我们的的俘虏中有一个预言家告诉我,我们只有依靠菲 罗克忒忒斯和他从朋友赫拉克勒斯处得到的神箭的帮助,同时还要有阿喀琉 斯的儿子皮尔荷斯亲自在场,才能攻陷特洛伊城。这个特洛伊人把这则预言 告诉我,或许是因为他确信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我的建议是,派出最勇敢 的英雄狄俄墨得斯和最雄辩的英雄奥德修斯,让他们尽速赶往斯库洛斯岛寻 找由外祖父抚育的阿喀琉斯的儿子皮尔荷斯。我们希望通过他说服菲罗克忒 忒斯,请菲罗克忒忒斯带着赫拉克勒斯的神箭到这里来。这样,我们就可能 征服特洛伊城。” 希腊人听到这个建议都欢呼起来,表示赞成。两个英雄当即乘船离去, 留下来的战士准备迎战。同时,特洛伊人也在备战,现在,忒勒福斯的儿子 欧律皮罗斯率领许多战士从密西埃前来救援,因此特洛伊人又增添了新的勇 气。而希腊人因为丧失了两个英勇善战的英雄,所以他们在战争中遭受损失, 是不可避免的。

在伊塔刻岛的求婚人依然在奥德修斯的宫殿里大吃大喝。一天,他们中最健美的欧律玛科斯和安提诺俄斯单独坐在一旁闲谈,这时诺蒙向他们走来,对他们说:“你们知道忒勒玛科斯什么时候从皮洛斯回来吗?我借给他一条大船,可我现在需要用它到厄利斯去。”

俄瑞斯忒斯和皮拉德斯离开雅典后,来到特尔斐的阿波罗神庙。俄瑞斯忒斯请求神衹的指示,希望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女祭司告诉他,作为迈肯尼的王子,他必须首先航海前往斯佐登附近的陶里斯半岛。阿波罗的妹妹阿耳忒弥斯在岛上有一座神庙,他必须用武力或计谋,把庙里的女神像抢走,带到雅典来。据当地蛮族人传说,这神像是自天而降的圣物,自古以来被供奉在那里。可是女神不喜欢住在野蛮民族那儿,希望迁到文明之地,受到文明人的供奉。

两个求婚人听到这消息吃了一惊。他们不知道忒勒玛科斯已经离开了,还以为他隐居到乡下去了。他们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朝其他的求婚者走去。安提诺俄斯气恼地对他们说:“我简直不能相信,忒勒玛科斯真的航海出发了。但愿宙斯让他毁灭,免得他危害我们!朋友们,如果你们给我找来一艘快船和二十名水手,我愿意在伊塔刻和萨墨岛之间的海峡附近伏击他,用死亡来结束他的旅行!”他们都赞成他的主张,答应满足他的要求。

皮拉德斯一直同他的朋友在一起,并陪他去执行这件危险的任务。陶里斯人是一个野蛮的民族,他们把所有的登上陆地的外乡人杀死,作为祭品献祭给女神阿耳忒弥斯。在战争时,陶里斯人则割下俘虏的脑袋,挑在竹竿上,竖立在屋顶上,让它守卫房屋。据说,挂起的脑袋可以居高临下,俯视一切,为他们消灾避祸。

但是,他们的讲话被侍候他们的使者墨冬听见了,他在心里鄙视这些求婚者。现在,他急忙朝珀涅罗珀的房间跑去,向她报告求婚人的阴谋。王后听了,吃了一惊,呆呆地站在那里,许久不能说话。终于,她说道:“为什么他一定要走呢?难道他父亲死了还不够吗?难道我们家族的人都得死绝吗?”墨冬无法对她解释,只好伏在门槛上哭泣。“快去把老仆人多利俄斯叫来,让他快去找拉厄耳忒斯,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也许老人会想出一个补救的办法!”珀涅罗珀大声地吩咐着。这时,老女仆欧律克勒阿走上前来,对她说:“王后,你把我杀死吧。这一切我是知道的,我是完全照他的吩咐做的。可是我对他发誓,在他走后十二天之内不把他航行出海的事告诉你,除非你发觉他不在了。现在我劝你离开这里,前去请求雅典娜保护你的儿子。”

神衹要俄瑞斯忒斯前往蛮荒之地陶里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过去,阿伽门农听从希腊预言家卡尔卡斯的建议,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伊菲革涅亚。当祭司挥剑杀她时,突然一头牝鹿倒在地上,伊菲革涅亚却不见了。那是阿耳忒弥斯女神同情她,将她抱起,并带着她飞越大海,来到陶里斯的女神庙。

珀涅罗珀听从了她的劝告。当她虔诚地为儿子的平安祈祷后,她平静地躺下睡了。雅典娜让珀涅罗珀的姐姐,即英雄奥宇梅洛斯的妻子伊菲提墨和她梦中相会。梦中,伊菲提墨安慰妹妹,请她放心,儿子一定会回来的。 “别担心,”她说,“你的儿子有一位令天下人羡慕的同伴,帕拉斯雅典娜跟他在一起保护他。派我到你梦中找你的也是帕拉斯雅典娜。”

在这里蛮族国王托阿斯看到伊菲革涅亚,使她成了阿耳忒弥斯神庙的女祭司。按照古老的风俗,她必须把每个登上海岸的外乡人献祭给女神阿耳忒弥斯。被祭供的大多数人是她的同乡希腊人。女祭司的职责只是把祭品献给女神,而把被祭供的人拖进神庙,捆在长凳上杀死则由另外的人干,尽管如此,她仍然感到很难受。

珀涅罗珀惊醒了,心里很高兴,也增添了新的勇气。她深信,梦中的事完全是真的。

多少年过去了,姑娘一直忠于职守,因而受到国王的看重。陶里斯人因她美丽温顺,也很敬重他。一天夜里,她梦见自己离开了这块蛮族之地,回到了可爱的故乡亚各斯。她睡在父母亲的宫殿里,周围簇拥着一群女仆。突然,脚下的大地开始震颤。她慌乱地逃出宫殿,来到宫外,这时,宫殿摇晃,倒塌下来。宫殿的大柱也一根根断裂,只有父亲房内的一根柱子仍然竖立着。随即,柱头变成满头金发的人头,并开始和她说话。等到她醒来时,所说的话她全忘了。她只记得在梦中她仍然忠于祭司的职务,给那个父亲房内的石柱人洒上圣水,以便将他杀死献祭,她这么做时,哭得十分悲伤。

求婚人准备好船只。安提诺俄斯率领二十名水手登上了船。在伊塔刻岛和萨墨岛之间有一座布满暗礁的小岛。安提诺俄斯驾船来到这里,他们潜伏在海峡口,准备袭击忒勒玛科斯。

第二天清晨,俄瑞斯忒斯和他的朋友皮拉德斯登上陶里斯的海岸,一直朝阿耳忒弥斯的神庙走去。不久,他们到了神庙。这座庙看起来更像是一座牢狱。俄瑞斯忒斯终于打破了沉默,沮丧地说:“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是否沿着楼梯走上去?可是,我们一旦走进这座陌生的建筑,便像走进迷宫一样,走不出来,那该怎么办?如果我们碰上了看守,被抓住了,不是必死无疑吗?我们都听说过有许多希腊人的鲜血曾经洒在女神的神坛上,现在回船去,不是更明智吗?”

“如果我们回去,这便是我们第一次在危险面前逃跑,”皮拉德斯回答说, “我们要相信,阿波罗的神谕,他会保护我们的!但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最好躲在海边的岩洞里,等到夜深人静时,我们就可以冒险行事。我们已经知道了神庙的位置,总会找出进去的办法。只要我们把神像取到手,就不怕找不到回去的路!”

“说得对!”俄瑞斯忒斯高兴地说,“我们白天应该躲起来,到夜里再动手。”

可是,太阳当空时,一个牧人匆忙从海边向阿耳忒弥斯神庙的女祭司走来,女祭司正站在神庙的门槛上。他告诉她,有两个外乡人已经登陆上岸。 “高尚的女祭司,快准备神圣的献祭吧!”

“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外乡人?”伊菲革涅亚忧郁地问道。“他们都是希腊人,”牧人回答说,“我们只知道其中一个叫皮拉德斯,他们现在都被我们抓住了。”

“对我详细地讲讲吧,”女祭司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正在海里给牛洗澡,”牧人说,“我们把牛一头头地赶到海水里。海水汹涌地从礁石旁流过,这块岩石当地人叫它高山巨岩。岩石上有一座山洞,捡拾海螺的渔夫常常在里面休息。一个牧人看到洞里有两个人,我们正要动手抓他们,突然,一个人从山洞里跳出来,摇晃着头,双手剧烈地抖动,像个疯子一样。他呻吟着呼叫:‘皮拉德斯!皮拉德斯!

看那里呀,黑暗的女猎人,她是地府的毒龙,她正要杀我呀!你看,她正向我走来,头上盘着毒蛇。再看那一边,一个女妖,口中喷吐火焰。她抓住我的母亲,天哪!她要杀死我!我怎样才能逃脱她的魔掌呢?’”牧人停了一会,又继续说,“我们根本没有看见他所说的可怕的景象。他也许把牛的哞叫和狗吠都当作复仇女神的声音了。我们都惊恐起来,因为那个外乡人挥舞利剑,疯狂地冲向牛群,把剑刺向牛腹。最后,我们鼓起勇气,吹响海螺,召集附近的乡民,向那个武装的外乡人冲了过去。他逐渐摆脱了癫狂,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注视着他。他的同伴为他擦去口边的白沫,用自己的外衣给他盖上。不一会,他又从地上跳起来,保护自己和他的同伴。但我们人多势众,他们才放弃了抵抗。我们抓住他们,带他们去见国王托阿斯。国王吩咐把俘虏带来给你祭神。 希腊人必须以此偿还你所遭受的痛苦,我们也可以为你洗雪当年他们在奥里斯海湾使你蒙受的耻辱。”

牧人说完,等待着女祭司的命令。她要他把外乡人送到神庙来。当她独自一人时,她自言自语地说:“呵,我的心啊,从前你总是同情外乡人。每当希腊人落在你的手里时,你总是痛哭不已!现在呢?昨夜的梦已告诉我,我的可爱的兄弟俄瑞斯忒斯已不在人世了,来吧,我要你们尝尝我的厉害!” 两个俘虏被捆着押来了。“给外乡人松绑!”伊菲革涅亚大声命令道,“不能把捆绑着的人用来献祭神衹!你们快到庙里去,作好一切准备。”然后,她又转身问两个俘虏,“你们的父母是谁?你们有没有兄弟姐妹?你们从何处来?你们一定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了陶里斯。可是,不幸啊,还要走一段遥远的路,一条通往地府的路!”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发布于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预言家的建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