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人物 2019-09-11 14: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 > 人物 > 正文

【爱新觉罗·胤禵】胤禵和胤禛

十四阿哥爱新觉罗·胤禵又称允禵、胤祯,是康熙第十四子,生母为孝恭仁皇后乌雅氏,也是雍正皇帝的亲弟弟。胤禵归属满洲正黄旗,曾率兵入藏,驱逐准噶尔,为西藏和平做出了贡献,被封为多罗郡王。虽然,胤禵与雍正帝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但他却与胤禛关系不好,反而是八阿哥胤禩阵营的一员,所以雍正登基后将其圈禁,直至乾隆即位后才恢复自由。人物生平 青年时期图片 1胤禵 康熙二十七年正月初九酉时生,胤禵出生,生母德妃乌雅氏,原名胤祯。从小聪明过人,才能出众,胤禟曾语:“胤禵聪明绝顶,才德双全,我兄弟皆不如也”,胤禵为康熙帝所厚爱,从少年时代起,就频繁地扈从其父出巡,日常生活中,也往往被给予一些特殊优待。比如说部分皇子蒙父皇恩准,享有支取官物的符权,由大内供给其一家的食用物品。这种做法通常是以一年为限,期满后由父皇决定是否沿续,而沿续时间愈长,愈能体现出父皇的厚爱,康熙诸子中享此殊遇者不只一人,但时间最长的则是胤禵。自康熙五十四年至六十一年,整整七年,康熙始终特批胤禵一家支领宫物,如果康熙不是猝然离世,胤禵的这一待遇还会沿续下去。 胤禵个性爽直,重情重义,他从小和才华横溢、为人谦和的皇八子胤禩情投意合,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当康熙帝怒斥胤禩妄蓄大志、企图谋害胤礽时,胤禵挺身而出,跪奏曰:“八阿哥无此心,臣等愿保之!”一时间,康熙帝十分愤怒,“出所佩刀欲诛胤禵,皇五子胤祺跪抱劝止,诸皇子叩首恳求,上怒稍解,命诸皇子挞胤禵“,胤禵被打二十大板,行步艰难。但是,这件事情后来反而还令康熙帝感觉到他对兄弟的有情有义,并对胤禵心直口快,表里如一的品质,有了进一步认识,因此之后更加宠爱他。 胤禵西征之后,康熙帝不仅赏赐给他10万两银子,还将他的几个儿子时常带在身边,并多加赏赐,胤禵虽然爵位只是贝子,但他几个儿子结婚和几个亲王哥哥长子一个规格,此外,康熙更是对胤禵赏赐频繁,兄弟中无人能比。 驱准保藏 康熙五十七年春,准噶尔部首领策妄阿拉布坦出兵进攻西藏,拉藏汗请求清朝中央发兵救援。十月,胤禵被任命为抚远大将军统率大军进驻青海,讨伐策妄阿拉布坦,封大将军王,并以天子亲征的规格出征,“用正黄旗之纛,照依王纛式样”。十二月,胤禵统帅西征之师起程时,康熙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出征之王、贝子、公等以下俱戎服,齐集太和殿前。其不出征之王、贝勒、贝子、公并二品以上大臣等俱蟒服,齐集午门外。大将军胤禵跪受敕印,谢恩行礼毕,随敕印出午门,乘骑出天安门,由德胜门前往。诸王、贝勒、贝子、公等并二品以上大臣俱送至列兵处。大将军胤禵望阙叩首行礼,肃队而行。” 胤禵出征之时,康熙帝曾降旨青海蒙古王公,说:“大将军王是我皇子,确系良将,带领大军,深知有带兵才能,故令掌生杀重任。尔等或军务,或巨细事项,均应谨遵大将军王指示,如能诚意奋勉,既与我当面训示无异。尔等惟应和睦,身心如一,奋勉力行。”由此可见,胤禵在康熙皇帝心目中的地位非常之高。 康熙五十八年三月,胤禵抵达西宁,开始指挥作战。他统帅驻防新疆、甘肃和青海等省的八旗、绿营部队,号称三十余万,实际兵力为十多万人。胤禵的大将军是个综合管理岗位,参与军事决策指挥,军队调度,部署人事,举荐任命将领,保障后勤,情报收集,安抚稳定军心,激励部队,调节内部和外部矛盾,笼络达赖喇嘛,青海各部以及其他少数民族,说服青海各部共同出兵护送达赖喇嘛等等。可谓面临的事务错综复杂,需要极强的综合能力。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胤禵即指挥平逆将军延信由青海、定西将军葛尔弼由川滇进军西藏。八月,葛尔弼率部进驻拉萨。九月,胤禵命令延信送新封达赖喇嘛进藏,在拉萨举行了庄严的坐床仪式。至此,由策旺阿拉布坦所策动的西藏叛乱彻底平定,胤禵也因此威名远震。康熙谕令立碑纪念,命宗室、辅国公阿兰布起草御制碑文。雍正即位后,以碑文并不颂扬其父,“惟称大将军胤禵公德”,令将石碑砸毁,重新撰写碑文。 康熙六十年五月,胤禵移师甘州,企图乘胜直捣策妄阿拉布坦的巢穴伊犁。十一月,胤禵回京与康熙商量来年进剿策妄阿拉布坦事宜。后再赴前线,但因军需运输困难,康熙决定争取和平解决准噶尔问题。 夺储失败 雍正在康熙去世后第二天,晋封公延信为贝子,命延信驰驿赴甘州掌抚远大将军印信,并下了一道密谕给他:“你抵达后,将大将军王所有奏折、所有朱批谕旨及伊之家信全部收缴封固后奏送。如果将军要亲自带来,你从速开列缘由,在伊家信带至京城前密奏。你若手软疏怠,检阅奏文后,并不全部交来,朕就生你的气了!若在路上遇见大将军,勿将此谕稍有泄露。”有历史学家怀疑雍正如此心急的收缴胤禵与康熙的奏折,以及严防胤禵亲自带奏折家信到京,是为了销毁康熙有可能传位于胤禵的证据,十二月初七日,延信与赶往京城的胤禵在陕西榆林附近相遇了。遵照雍正旨意,延信未向胤禵提及此密谕。十二月二十日,延信行至凉州,当他“闻得大将军王的小福晋们都于十二月初五日经过凉州朝京城去了”的消息后,即于翌日密奏,并详细讲述了胤禵家属可能经过的两条路线以便雍正派出亲信,拦截搜索他们可能带走的家信及其它材料。 经此一举,胤禵当然十分悲愤,他抵京后,在景山寿皇殿拜谒乃父灵柩时,见到雍正,不肯下跪,侍卫拉锡见此僵局,连忙拉他向前。他大发雷霆,怒骂拉锡,并到雍正面前,斥责拉锡无礼,说:“我是皇上亲弟,拉锡乃虏获下贱,若我有不是处,求皇上将我处分,若我无不是处,求皇上即将拉锡正法,以正国体。”后胤禩从账房中走出,“向允禵云,汝应下跪”,胤禵“寂然无声而跪”,后来这件事情又成了胤禵的一大罪状:“阿其那见众人共议允禵之非。乃向允禵云,汝应下跪。便寂然无声而跪。不遵皇上谕旨。止重阿其那一言。结党背君,公然无忌。” 雍正帝胤禛即位后,为避名讳,除自己与胤祥外,其他皇兄弟都避讳“胤”字而改为“允”,胤禵被改为“允禵”。 囚禁半生 康熙帝去世后,胤禵被召回京师,随即软禁于景陵读书,后因皇太后去世,被授于郡王虚衔。随着雍正统治地位的日渐稳固,雍正对允禵也愈来愈严酷。雍正元年四月,康熙梓宫运往遵化景陵安葬后,雍正谕令允禵留住景陵附近的汤泉,不许返回京师,并命马兰峪总兵范时绎监视他的行动。不久,孝恭仁皇后去世。雍正在慰“皇妣皇太后之心”的幌子下,晋封允禵为郡王,但未赐封号和给予俸银,注名黄册仍称固山贝子。 雍正三年十二月,雍正展开了对当年参与储位争夺的兄弟的彻底打击,允禵被革去王爵,降授固山贝子。雍正四年初,雍正革去允禵固山贝子,谕令把他押回北京,囚禁于景山寿皇殿内。 雍正十三年正月,乾隆即皇位不久,便下令释放允禵和允?。乾隆二年,允禵被封为奉恩辅国公,乾隆十二年封多罗贝勒,乾隆十三年晋为多罗恂郡王,并先后任正黄旗汉军都统、总管正黄旗觉罗学。不过,这时他年事已高,政治上不可能再有大的作为。乾隆二十年卒。他死后,乾隆赏治丧银一万两,赐谥“勤”。胤禵和胤禛图片 2胤禵 胤禵和胤禛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同时也是太子之位的有力争夺者,然而胤禵却跟亲哥哥不同阵营,反而是支持八阿哥胤禩。 二人是诸多皇子中文武双全的,其中胤禵更是统帅过三军,史书记载,康熙对于十四阿哥胤禵十分赏识,认为其有着很好地军事才华;相比其他皇子,胤禵的军事才华格外突出,同时也是最有利的皇位继承者;胤禵多次平定边疆战乱,数次告捷回京之后,康熙都亲自去皇宫门迎接,朝廷中的大臣也是多次进谏,建议康熙选择胤禵为太子。 治国与打仗是两回事,这一点作为一代君主的康熙比谁都明白,在四阿哥与十四阿哥之间做一个选择确实是一个难题,考虑到大清王朝的长治久安,康熙还是认为四阿哥更值得托付。德妃为什么偏爱十四阿哥 孝恭仁皇后生下皇四子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妃,没有抚养皇子的资格。因此胤禛小小年纪,便被抱到皇贵妃佟佳氏宫中抚养。因此母子之间的感情,并不强烈。等佟佳氏去世后,胤禛已经长大了,自然而然的也就疏远了。而生皇十四子的时候,孝恭仁皇后为二十九岁的“高龄”,那个时候德妃在后宫势力自不用多说。因此皇十四子是德妃亲自教养长大的,况且在前面还有一个早夭的皇六子,也许孝恭仁皇后将皇六子的感情一并给了十四子也说不一定。 另外从胤禛方面来说,一个是出身不高的生母,一个是出身尊贵的养母。小孩子天生的趋利避害的直觉,再加上从小熟悉的原因,他的心自然而然的就偏向了佟佳氏一方。所以有可能很多时候,在面对自己生母的时候,为了避免养母多想,胤禛很可能并不亲近孝恭仁皇后。所以导致后来母子两人越发疏远。母子之间感情寡淡,绝不可能是一方的原因,应该来说,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忽视对方,所以造成了这种情况。胤禵的妻妾子女 妻妾 嫡福晋完颜氏,侍郎罗察之女; 侧福晋舒舒觉罗氏,员外郎明德之女; 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二等护卫石保之女; 庶福晋伊尔根觉罗氏,典卫西泰之女; 妾吴氏,常有之女。 子嗣 儿子 第一子,已革多罗泰郡王弘春,母侧福晋舒舒觉罗氏。 第二子,多罗恭勤贝勒弘明,母嫡福晋完颜氏。 第三子,散秩大臣弘映,母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 第四子,都统、散秩大臣弘暟,母嫡福晋完颜氏。 女儿 第一女,母为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石保之女。 第二女郡主,母为侧福晋舒舒觉罗氏明德之女。 第三女县君,母为侧福晋舒舒觉罗氏明德之女。 第四女县主,母为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石保之女。 第五女郡主,母为侧福晋舒舒觉罗氏明德之女。 第六女,母为媵妾吴氏常有之女。 第七女县主,母为庶福晋伊尔根觉罗氏西泰之女。人物评价图片 3胤禵 藏语文献《户口册与历史》记录“皇太子亲自斟酒,表彰慰问,平易近人。” 九皇子胤禟:“十四阿哥聪明绝顶,才德双全,我兄弟皆不如也。”

爱新觉罗·舒尔哈齐是努尔哈赤的亲弟弟,为人英勇善战,协助努尔哈赤统一女真诸部,是清朝创立的第二号功臣,努尔哈赤创业过程中的好帮手,地位也仅次于努尔哈赤。然而,舒尔哈齐逐渐不满于屈居努尔哈赤之下,意欲分裂后金而被努尔哈赤幽禁致死,顺治十年被追封为和硕庄亲王。人物生平 早年时期 嘉靖四十三年,舒尔哈齐出生于辽东。父亲塔克世为指挥使。母亲为建州右卫都指挥使王杲的长女额穆齐。舒尔哈齐5岁时,生母不幸去世,家事开始由继母纳喇氏主持。继母为人刻薄,对舒尔哈齐兄弟冷若冰霜。刚刚五六岁的舒尔哈齐便跟随哥哥努尔哈赤到深山野林中,采集松子、木耳、蘑菇,猎取野禽,然后再将这些山货送往抚顺的马市出售,贴补家用。然而,他们的奔波和劳作并没有换得继母的丝毫怜悯。无奈,10岁时,舒尔哈齐便跟随哥哥离开家,寄居在外祖父王杲门下。 万历二年,明朝辽东总兵李成梁率军破王杲的古勒寨时,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双双被俘,被充作幼丁,随军征战。每次作战,明军都让女真俘虏打头阵,往对方的刀阵里冲。几仗下来,大部分的女真俘虏都战死,只有努尔哈赤兄弟侥幸活了下来,并且练就一身健壮的体魄和精湛的武艺。 万历十一年,舒尔哈齐的祖父和父亲死在了明朝的乱军之中。舒尔哈齐与兄长努尔哈赤两人悲痛欲绝,一起离开了明军,回到了家中。 经过一番深思之后,两人决定为死去的亲人报仇,依靠着祖父遗留下来的十三副铠甲起兵,拉起了一支百余人的队伍,开始了创建后金的伟大事业。在创业岁月中,舒尔哈齐成为了兄长努尔哈赤的得力助手和主要战将。 心生嫌隙 万历二十三年八月,舒尔哈齐首次带领建州女真朝贡使团前往北京进贡,这次的经历使他眼界大开。他对自己屈居在兄长的属下的地位感到不满,他希望有朝一日当上建州女真的最高统治者。与此同时他对先进的农耕文明和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万历二十五年七月,舒尔哈齐第二次进北京朝贡,这次的经历更助长了他的野心。他到达北京后受到了明朝廷热烈隆重的接待,并被赏赐给了丰厚的金银绸缎等礼物。同时,明廷还授予了他都指挥的高级武职。明朝以此做为一种战略对策,尽力拉拢和收买努尔哈赤的对手及反对者,在两者间进行挑拨,以激化彼此的矛盾。为此舒尔哈齐也确实感激明朝的恩宠,他感恩于明朝,在政治态度上越来越倾向于明朝。舒尔哈齐除了积极的与明朝发展密切关系之外,他还通过政治联姻的形式加强与其他各个女真部落的联系,借以扩大他的个人实力和影响。万历二十四年他娶了乌拉部落的贝勒布占泰的妹妹为妻,第二年他又将自己的女儿额实泰嫁给了布占泰。舒尔哈齐同样也与朝鲜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关系,朝鲜使者到建州,对于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见面行相同的礼仪,并向两人馈赠同样的礼物。他们二人也分别屠宰猪羊,各自在帐中款待朝鲜使者,并回赠礼物。朝鲜国王也乐意在两位建州首领之间周旋,对他们实行双重承认的原则,这与明朝的手法如出一辙。 随着女真各部的统一,努尔哈赤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与明朝对抗,他对明朝的敌视态度也日益明显,他的下属也时常和明军发生武装冲突。明朝对辽东的局势感到不安。万历二十九年明廷又起用了被罢免的前辽东总兵李成梁,希望他能扭转当时那恶劣的局势。李成梁上任伊始,就采用了原来对女真各部的分化瓦解政策。他利用了舒尔哈齐和他兄长的矛盾,大力拉拢他,对他恩礼有加,格外器重。李成梁让儿子李如柏娶了舒尔哈齐的女儿为妾,使双方关系更为紧密。万历三十三年,舒尔哈齐的妻子病故,李成梁父子准备了丰厚的祭礼前去治丧,备极隆重。面对明朝的恩宠,舒尔哈齐更加感激,他决心依靠明朝为后台,树立自己的女真最高领袖的地位。 舒尔哈齐明目张胆地树立个人的权威,逐渐构成了对努尔哈赤地位的挑战,两人的关系也日益紧张,在诸贝勒共同参加的会议上,两人常因意见相左而激烈争吵,努尔哈赤开始意图除去他这个潜在的对手。 惨遭削爵 万历三十五年三月,居住在蜚悠城的一小支女真部落,由于不堪忍受临近的乌拉部的奴役,想来依附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派出了舒尔哈齐和自己的儿子褚英、代善,将领费英东、扬古利、常书、扈尔汉领兵三千,前往蜚悠城收编该部。当舒尔哈齐等人行至半途的时候,他就满腹狐疑的对同行的将领说看到帅旗上有一层淡淡的幽光,想要退兵。不过在褚英、代善的反对下,只能作罢。到达蜚悠城后,该部落酋长策穆特黑带领的五百户人丁早以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于是很快这支队伍就踏上了返回的道路。 乌拉贝勒布占泰得知消息后,立即带领一万骑兵赶来拦击,双方军队摆出了交战的阵势。但这时,舒尔哈齐却带着自己属下的五百人退到了一边,他不想破坏与姻亲的友好关系。只有褚英、代善率军英勇奋战,舒尔哈齐只在一边观看,他的部下常书、纳齐布也没有加入战斗。正是由于舒尔哈齐的消极退避,最后褚英、代善虽然打败乌拉骑兵,但是没能给以致命打击。 舒尔哈齐班师回朝之后,努尔哈赤准备将他的下属常书、纳齐布以临阵脱逃的罪名处死,以剪除他的左膀右臂同时也是杀鸡儆猴。但是舒尔哈齐的反应十分强烈,说杀他们就是等于杀我,誓不低头,大有决以死战的阵势。最后努尔哈赤为了避免公开的冲突,便做出了让步。他只罚了常书一百两黄金,夺了纳齐布下属的人马,并且从此以后剥夺了舒尔哈齐指挥军队的权利,将他排挤出了最高军事领导层。 另立门户 万历三十五年,舒尔哈齐的地位一落千丈,变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人物,他痛感自己与努尔哈赤势难并存。于是,他与长子阿尔通阿,三子扎萨克图商议,图谋另立门户,与兄长分庭抗礼。 于是舒尔哈齐带着几个儿子和少数部下来到了铁岭东南的黑扯木,在那里伐木建造房屋,开辟新的根据地。而黑扯木临近明朝的军事重镇铁岭,可以直接依靠明朝的军事保护,在他的东面又与乌拉部落接邻,能随时得到盟友的援助。 舒尔哈齐开始与努尔哈赤越来越疏远,转而靠近明朝了。李成梁看到这一分化女真的大好机会,于是火上浇油,故意挑起矛盾冲突。他上奏朝廷册封舒尔哈齐为建州右卫首领,这是明朝在辽东地区设立的最高地方军事长官。 幽禁致死 努尔哈赤首先是责令舒尔哈齐放弃自立为王的念头,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他断然采取了强硬措施,于万历三十七年三月,舒尔哈齐的两个儿子阿尔通阿、扎萨克图被努尔哈赤诛杀,部将武尔坤也被处死。努尔哈赤余怒未消,仍打算将他的次子阿敏处死,只是在皇太极等人的极力求情下,阿敏才逃过一劫,免于一死,不过他的一半家产被没收。 面对兄长咄咄逼人的姿态,舒尔哈齐失去了继续抗争的勇气。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兄长,而且他所指望的靠山,驻扎在辽东的明军,也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根本不是努尔哈赤的对手。在万念俱灰的绝望处境下,舒尔哈齐回到了兄长的帐下。但是这次的努尔哈赤对他不再讲兄弟情谊了,舒尔哈齐被囚禁在一间暗室之中,用铁锁锁住,仅有两个孔穴给他送食物。 万历三十九年八月十九日,舒尔哈齐在囚禁中死去,时年四十八岁。有一说他是被兄长努尔哈赤秘密杀害的。舒尔哈齐死后,初葬于永陵,天命九年迁葬于辽阳东京陵。他的后代并没有因他的反叛行为而获罪,六子济尔哈朗成为了以后的辅政王,掌管清廷政权一时。顺治十年,清廷追封他为和硕庄亲王。舒尔哈齐与东哥 东哥喜欢舒尔哈齐,舒尔哈齐和努尔哈赤都爱着东哥。但是舒尔哈齐比较懦弱,最后东哥由于舒尔哈齐与娜齐亚成婚,并且舒尔哈齐还劝她嫁给努尔哈赤,所以最后谁都没有嫁。最后由于努尔哈赤的大儿子褚英怕舒尔哈齐争皇位执意要杀了他,努尔哈赤也顾忌他为东哥报仇恢复叶赫所以处于两难,最后,东哥为了使努尔哈赤消除戒心自杀救了舒尔哈齐。舒尔哈齐的妻妾 嫡福晋,佟佳氏,鄂洛尼之女。 福晋,哈达那拉氏,特尔固臣贝勒之女。 福晋,富察氏,阿格巴宴之女。 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 福晋,乌拉那拉氏,布翰贝勒之女,布占泰贝勒之妹。 福晋,那拉氏,图门之女。 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 福晋,辉发那拉氏,拜音达里之女。 福晋,西林觉罗氏,西楞额之女。 福晋,董鄂氏,富古库尔达之女。 福晋,阿颜觉罗氏扎海钴塞之女。舒尔哈齐为什么与努尔哈赤决裂 万历二十三年八月,舒尔哈齐首次带领建州女真朝贡使团前往北京进贡,这次的经历使他眼界大开。他对自己屈居在兄长的属下的地位感到不满,他希望有朝一日当上建州女真的最高统治者。与此同时他对先进的农耕文明和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万历二十五年七月,舒尔哈齐第二次进北京朝贡,这次的经历更助长了他的野心。他到达北京后受到了明朝廷热烈隆重的接待,并被赏赐给了丰厚的金银绸缎等礼物。同时,明廷还授予了他都指挥的高级武职。明朝以此做为一种战略对策,尽力拉拢和收买努尔哈赤的对手及反对者,在两者间进行挑拨,以激化彼此的矛盾。为此舒尔哈齐在政治态度上越来越倾向于明朝。万历二十四年他娶了乌拉部落的贝勒布占泰的妹妹为妻,第二年他又将自己的女儿额实泰嫁给了布占泰。舒尔哈齐同样也与朝鲜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关系。 随着女真各部的统一,努尔哈赤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与明朝对抗,他对明朝的敌视态度也日益明显,他的下属也时常和明军发生武装冲突。明朝对辽东的局势感到不安。万历二十九年明廷又起用了被罢免的前辽东总兵李成梁,希望他能扭转当时那恶劣的局势。李成梁让儿子李如柏娶了舒尔哈齐的女儿为妾,使双方关系更为紧密。面对明朝的恩宠,舒尔哈齐更加感激,他决心依靠明朝为后台,树立自己的女真最高领袖的地位。 舒尔哈齐明目张胆地树立个人的权威,逐渐构成了对努尔哈赤地位的挑战,两人的关系也日益紧张,在诸贝勒共同参加的会议上,两人常因意见相左而激烈争吵,努尔哈赤开始意图除去他这个潜在的对手。人物评价 《清史稿》:庄亲王佐太祖建业,将出师,登垅而谋,策定驰而下,黄道周亟称其骁勇。

爱新觉罗·阿巴泰,满洲正蓝旗,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与庶妃伊尔根觉罗氏的儿子,清朝开国元勋。阿巴泰曾征讨东海窝集部乌尔固辰、穆梭二路,征讨扎鲁特部,攻克杏山,攻破蓟州等州县,被封为多罗饶余郡王。顺治三年,爱新觉罗·阿巴泰逝世,后追谥为“敏”。人物生平 少年时代 阿巴泰的母亲伊尔根觉罗氏,万历十四年与努尔哈赤成亲,是他的第七房妻子。伊尔根觉罗氏出身一般,生前没有受过努尔哈赤的宠幸,死后也没获过任何哀荣。她连生卒年月都没有留下,在清朝史书中甚至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阿巴泰母亲地位较低,直接影响到他日后在诸兄弟中的排位。不过,因为在年龄上的优势,阿巴泰比诸弟较早参与征战,较早建功立业,所以努尔哈赤对他还是比较器重的。 万历三十九年,年仅23岁的阿巴泰第一次奉父命率军远征。当时,北方宁古塔地方(今黑龙江省宁安县一带)的首领僧格、尼喀礼到努尔哈赤居住的赫图阿拉城进贡,努尔哈赤赠给他们铠甲40副。从赫图阿拉至宁古塔,路途遥远,僧格、尼喀礼携铠甲行至绥芬路(今黑龙江绥芬河流域),被乌尔固宸(在今俄罗斯境内比金河一带)和穆棱(今黑龙江省穆棱河流域)二地的部落抢走。努尔哈赤几次派人追索未成,便派遣阿巴泰和大将费英东、安费扬古率兵一千攻取乌尔固宸和穆棱二地。这是阿巴泰参加的第一次远征。 这次远征,对青年阿巴泰来说,无疑是一次难得的历练。从此,开始了他30余年的戎马生涯。 天命三年,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誓师征伐明朝,阿巴泰随征。攻克抚顺城时收降明游击参将李永芳。李永芳官职虽低,却是第一个公开投降后金的明将。努尔哈赤极力笼络,授予他三等副将,统辖抚顺降民,并将阿巴泰的女儿嫁给他。此后,李永芳对内对外称“抚西额驸”,竭尽忠诚报效后金。李永芳的9个儿子,后来都做了清朝的高官。 天聪时期 天命十一年九月,皇太极继位之初,封赏诸贝勒并赐宴。赴宴的诸贝勒中,地位最显赫是代善、莽古尔泰、阿敏、阿济格、多尔衮、多铎、岳讬。阿巴泰虽已38岁,因只是个贝勒,座位排在了诸和硕贝勒以下。眼瞅着诸弟侄觥筹交错、开怀畅饮,他深感脸上无光,心中郁闷不乐。回到府第,不禁对属下大发牢骚:“今后我再不赴宴!”“战则我披甲胄而行,猎则我佩弓矢而往,赴宴而坐于子弟之列,我觉可耻。”努尔哈赤生前,有蒙古亲戚来访,阿巴泰曾与四大贝勒一起出见,如今随着诸弟侄逐渐长大,自己的地位每况愈下。皇太极听到他的牢骚话,未予理睬,只命臣属做些说服工作。谁知阿巴泰的怨气不仅没消,反而越来越大。 天聪元年十二月,皇太极因为蒙古察哈尔部首领昂坤杜棱归附后金,所以在盛京皇宫八角殿设大宴,召诸贝勒做陪,阿巴泰拒不参加,借口是“没有像样的皮裘可穿,皇上原先赐的皮裘已改制成两件,给儿子们穿了”。实际原因是“出席宴席,如果座位于小贝勒之列,感到很羞愧!”。皇太极听了,大为不满,说:“如果阿巴泰怨恨我自己,还可以姑息宽容,现在他蔑视诸子弟,我怎么可以再宽容他?”随即把阿巴泰的话转告给诸贝勒,集合起来讨论对阿巴泰的处理。大贝勒代善首先教训阿巴泰:“你在此之前连与五大臣一同议事的资格都没有。德格类、济尔哈朗、杜度、岳讬、硕讬,早已参与议政,你却不在其中。因你在诸弟之列,父汗拨给你六个牛录的属民,才有了贝勒的身份。今天你想欺侮谁?阿济格、多尔衮、多铎都是父汗分给全旗之子,诸贝勒又比你先入八分之列。你今为贝勒,心犹不足,想与三大贝勒(指代善、莽古尔泰、阿敏)并列,扰乱朝政。如果你当了大贝勒,岂不更生称汗的念头吗?”在诸大贝勒的齐声斥责中,原先理直气壮的阿巴泰显得狼狈不堪,只好低头认罪,甘愿受罚。这一次,他被罚了雕鞍马、素鞍马各八匹,甲胄四副。 天聪二年,阿巴泰与岳托、硕托一起攻打锦州,明军退守宁远,阿巴泰等人率兵攻克了明朝的二十一墩台,摧毁锦州、杏山、高桥三城后退军回师。 天聪三年,阿巴泰跟从皇太极大军伐明,从喀喇沁波罗河屯行七日,偕同阿济格率左翼四旗及蒙古军攻打明朝龙井关,在夜半的时候攻克。明将易爱从汉儿庄领兵来救援,阿巴泰率军进攻并且斩杀了他,顺势又攻取汉儿庄。当时皇太极攻克洪山口,逼近遵化,打败明军山海关援兵。再领军趋近通州,明总兵满桂、侯世禄屯兵顺义,阿巴泰偕同岳托击败他们,俘获了千余匹战马、一百匹骆驼,顺义城也被攻下。当时袁崇焕、祖大寿的二万士兵屯守在北京广渠门外,阿巴泰偕同莽古尔泰率领军队攻打他们。后听闻明军在右方向有伏兵,诸贝勒率军入隘后必定趋向右方,如果在中路突破的话,就和逃避敌人同罪。豪格军趋向右方,并且打败了明朝的伏兵,转战至北京城下。阿巴泰却从中路出军,虽也破明军,应当和豪格的大军回合后再停止攻击,诸贝勒商议违约之罪,阿巴泰应当被削去爵位。皇太极却指阿巴泰并非怯懦,只是要照顾他的二子,才与豪格失约,决定对阿巴泰宽容处理不加罪于他。阿巴泰率大军至通州,焚烧明朝的舟楫,并攻打张家湾。而后跟从皇太极到达蓟州,从山海关方向来的五千明军杀来,阿巴泰奋起攻打,围歼明军。 天聪四年,阿巴泰跟从皇太极围攻永平,与济尔哈朗一起斩叛将刘兴祚。皇太极再命阿巴泰守永平。明军攻打滦州,阿巴泰偕同萨哈廉开赴救援,明军被打退后他们也跟着撒退了。 天聪五年,皇太极仿照明朝制度设立六部,阿巴泰奉命执掌工部。他的工作多有疏漏,使皇太极大失所望。皇太极批评说:自设六部以来,礼、刑、工三部办事多有缺失,至于工部更不及他部。这都是贝勒才短,承政(当时各部最高长官称“承政”,即后来的尚书)疏忽,启心郎(辅佐贝勒、尚书的官员,后裁撤)怠惰所致。 对阿巴泰来说,栉风沐雨的军旅生涯,刀枪剑戟的阵前厮杀,是他人生的主旋律,而在衙门中正襟危坐,应对烦琐的公务,却令他英雄气短。工部负责工程建筑,少不了销算各种账目,这令阿巴泰感到头痛。他甚至连工部的衙门都懒得去,至多在府第中敷衍了事。皇太极的批评,说明阿巴泰在工部少有建树,很不称职。 天聪七年,阿巴泰奉命修筑兰磐城,皇太极赐给他御用蟒衣一袭、 紫貂皮八套、马一匹。六月,皇太极向大臣们询问,打明朝、朝鲜、察哈尔这三个地方,先打哪个。阿巴泰请求先讨伐明朝。八月,阿巴泰率军攻打山海关,俘数千人后退兵。皇太极迎接并慰劳他们,但是责备他不肯深入进军。 天聪八年,跟从皇太极大军出征宣府,到达应州,阿巴泰攻克灵丘和王家庄两地。 倍受冷落 崇德元年四月,皇太极称帝改元,定宗室世爵,幼弟多尔衮、多铎及子侄辈的豪格、岳讬都晋封亲王,阿济格也晋封为郡王。阿巴泰年齿徒长,仍封贝勒爵,只是在贝勒爵位前加上了“饶余”的美号,以示差异。与亲王比,贝勒爵位整低了两级。对此,他心怀芥蒂,对皇太极总有抵触。 崇德三年,皇太极讨伐喀尔喀,阿巴泰与代善留守,阿巴泰修筑辽阳都尔弼城,再次疏通盛京至辽河的道路,道路宽有十丈,高三尺,两边修筑了濬壕。多尔衮率军攻打明朝,以阿巴泰为副将,从长城口进入,越过明都北京趋近涿州,直抵山西。又向东直至山东临清,攻克济南。并且攻打天津、迁安,出兵青山关后退军。回到盛京被赏赐马二匹、银五千两。 崇德四年,阿巴泰偕同阿济格攻打锦州、宁远。 崇德五年,阿巴泰偕同多尔衮在义州屯田,分兵攻克锦州城西九台,收割其稻禾;又攻克小凌河西二台。偕同杜度伏兵宁远,截断明军运道,夺米千石。移师打败明军杏山、松山兵马。当时大军连番围锦州,阿巴泰屡次在松锦之间来回行军。 崇德六年,阿巴泰以跟从多尔衮离着锦州三十里的地方为营,以及遣士卒私自回家的罪过,论罪削爵,夺去所属户口。皇太极下诏宽恕,只罚银二千两。再跟从皇太极大破洪承畴十三万援兵。 崇德七年,锦州出降,偕同济尔哈朗一起围攻杏山,攻克后还守锦州。论功行赏时,赏赐蟒缎七十匹。同年十月,阿巴泰率军讨伐明朝,内大臣图尔格为副将。大军自黄崖口进入明朝边境,在蓟州打败明将白腾蛟等人,并连续攻破河间、景州。趋近山东兖州,擒斩明鲁王朱以派等人。并分兵到达山东莱州、登州、青州、莒州、沂州等地,向南直至海州。回军时攻打河北沧州、天津、三河、密云。一共攻克八十八城,逼降六城,俘虏三十六万人,掠得黄金一万二千两、白银二百二十万两。 崇德八年五月,全师退军回师,皇太极派遣济尔哈朗、多尔衮等于盛京郊外三十里迎接阿巴泰大军,并赏赐白银万两。 皇太极在位的18年中,阿巴泰因各种过失受到的处罚不少于10次。耐人寻味的是,他虽屡屡被罚,只是罚银、罚物,银子固然赔了不少,却从来没有受过降爵或削爵的重惩。原因在于:其一,阿巴泰一生小错不断,大错不犯;其二,他出身偏房,长期被排斥在最高权力核心以外,这反而成全了阿巴泰,一次次骨肉相残的争斗,从来没有波及到他。其三,他身经百战,战功卓著,在朝中享有很高声望。其四,对这位爱发牢骚的兄长,皇太极不能不有所宽容。当然,皇太极的宽容是有限度的,比如他对桀骜不驯的大贝勒阿敏、莽古尔泰就不讲宽容,而是毫不留情地把他们置于死地。他对阿巴泰网开一面,是因为后者既出身偏房,又有勇无谋,对他从来构不成威胁。 晚年逝世 顺治元年四月,晋封为多罗饶余郡王。 顺治二年正月,阿巴泰统率左右两翼出兵镇守山东,剿灭满家洞土寇后再退兵。满家洞为活跃在山东嘉祥一带的抗清武装,他们挖遍地洞,出没其中,形成一定声势。清军用土石塞填地洞,攻破十几处。继而阿巴泰派遣都统准塔击败驻扎在徐州一带的南明军队,积极准备南下。 顺治三年三月二十五日,阿巴泰病逝,终年五十八岁。 康熙元年,被追封为和硕饶余亲王,赐谥号曰敏。乾隆十九年入盛京贤王祠。阿巴泰的后代 长子:固山贤悫贝子尚建 次子:固山温良贝子博和托 三子:博洛(1613—1652年),清朝入关前即参与作战,功封贝子。随摄政王多尔衮攻入北京,他率军连续攻克浙江、福建、广东。顺治九年逝世,时年40岁 四子:岳乐(1625—1689年),初封镇国公。顺治三年从肃亲王豪格入四川,积军功封贝勒,改号安郡王。在荡平“三藩”的战争中立有大功 五子:和度 长女:嫁李永芳 次女:嫁英俄尔岱阿巴泰的故事 两次违抗皇太极 阿巴泰有一女长得楚楚动人,到了出嫁年龄,皇太极命将她嫁给外藩蒙古,阿巴泰执意不肯。皇太极不好强迫,又令嫁给本国大臣,阿巴泰仍不从命。清朝有一项恪守了几百年的老规矩:宗室王公子女婚配,不得由父母自作主张,而必须由皇帝或皇太后(如慈禧太后执政时代)指定,这就是所谓的“指婚”。阿巴泰依仗是皇太极兄长,两次违旨,难免会招致皇太极的不满。 受制于妻被逼离婚 阿巴泰的福晋迷信萨满,尽管皇太极谕令在先:全国臣民,禁止萨满跳神问卜求医。她却私下派官员找到萨满,请她为自己的宝贝女儿占一卦,嫁给国人与外藩蒙古,究竟哪个吉利?阿巴泰明知这样做违法,也不加阻拦。这件事很快被阿巴泰家的三个仆人举报。刑部拟定:福晋擅自择嫁,遣官问卜,不守妇道,与其女俱应论死;阿巴泰屡违帝命,私庇福晋,全无家法,应革爵,罚银一千两;萨满及不吐实情的使女、太监,俱应处死。最后还是皇太极给阿巴泰留了点面子:阿巴泰免革爵,罚银一千两;其福晋免死,由其子博洛赡养;其女也免死,择婿嫁之;不吐露实情的使女、太监,仍处死。 阿巴泰长年征战在外,出生入死,每回到家中,才能享受短暂的天伦之乐。他珍惜家庭的生活。在战场上叱咤风云,在家务事上却做不了老婆的主。所以在他的罪名中就有了“受制于妻”一条,就是“惧内”。妻子被勒令交给儿子博洛赡养,实际是强制阿巴泰与她离异。阿巴泰真算得上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人物评价 皇太极:“尔自谓手痛不耐劳苦。不知人身血脉,劳则无滞。惟家居佚乐,不涉郊原,手不持弓矢,忽尔劳动,疾痛易生。若日以骑射为事,宁复患此?凡有统帅之责者,非躬自教练,士卒奚由奋?尔毋媮安,斯克敌制胜,身不期强而自强矣。”

亨利·沃兹沃斯·朗费罗生于美国波特兰,毕业于博多因学院,是美国著名诗人、翻译家,是公认的美国最伟大的诗人。朗费罗与丁尼生齐名,代表作有《夜吟》《奴役篇》《伊凡吉林》等,还翻译了德国、意大利等国的作品,拉近了美国文化萌芽与历史悠久的欧洲文化之间的距离。1882,朗费罗逝世,是第一个半身像被安放在威斯敏斯特教堂“诗人角”的美国作家。人物生平 学者与教师图片 4朗费罗 朗费罗出生在缅因州的波特兰市,他父亲是该市最出色的律师,朗费罗13岁时就在当地的一家报纸上发表了自己的第一首诗,第二年进入博多因学院学习,与纳撒尼尔·霍桑是同班同学,1825年毕业。 为胜任博多因学院的执教工作,朗费罗出国学习。他用了四年时间先后游历了意大利、西班牙、德国和法国。他的这段游学经历在他的游记散文集《海外朝圣记》(Outre-Mer: A Pilgrimage Beyond the Sea)一书中有生动的介绍。1829年,朗费罗成为博多因学院现代语言学教授及该校图书馆员。1831年他与波特兰的玛丽·斯图尔·波特结婚。 1835年朗费罗接受了哈佛大学语言及纯文学教授职位,并出国进修德语和斯堪的纳维亚语。随行的夫人不幸于鹿特丹逝世,这使朗费罗深受打击悲痛欲绝。然而他没有放弃自己的研学计划,并于1836年返回哈佛履职。朗费罗寄宿在克雷吉公寓(Craigie House),这里曾经是华盛顿的指挥部。在这里,朗费罗教书、做研究、搞创作,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日子,并与霍桑往来密切。 写作生涯 1839年朗费罗出版了两本书。《许珀里翁》,这是一部散文体传奇文学,反映了他旅居德国时的生活。《夜吟》,是他的第一部诗集。在他的诗集《歌谣及其他》中,有一些广为人们所引用的诗篇,如《乡下铁匠》、《金星号遇难》、《向更高处攀登》以及《铠甲骷髅》等。1842年,朗费罗又一次出国,在返程途中他写了《奴役篇》。尽管朗费罗是一个坚定的废奴主义者,但他写的反对奴隶制度的诗歌却不像约翰·格林立夫·惠蒂埃那样激烈。 1843年,朗费罗与弗朗西斯·阿普尔顿结婚,新娘的父亲将克雷吉公寓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他们。婚后他们育有六个孩子。朗费罗的诗歌《孩子们的时刻》中曾描写过他的女儿们,她们在诗中被称为“严肃的爱丽斯”、“爱笑的阿里格勒”和“金发的伊迪丝”。 《伊凡吉林》是朗费罗的三部重要的叙事诗中的第一部,其他的两部分别为《海华沙之歌》及《迈尔斯·斯坦迪什的求婚》。霍桑为朗费罗提供了《伊凡吉林》一诗的雏形,他给朗费罗讲述了阿卡迪亚人被迫在新婚之时与情人分别的故事。 普利茅斯殖民地是《迈尔斯·斯坦迪什的求婚》诗中故事的发生地。主要人物都有历史原型,但整个故事却是虚构的。布拉夫·迈尔斯·斯坦迪什是一名勇敢的战士,却不擅长于向姑娘求爱。于是他让自己的好朋友约翰·奥尔登代他去向普里西拉·玛伦求婚。约翰·奥尔登的心里也在暗恋着普里西拉·玛伦,所以当姑娘问他:“你为什么不为自己求婚呢?”,约翰·奥尔登慌乱不安。 在写作这三部叙事诗的同时,朗费罗还创作了其他一些作品,如:诗集《海边与炉边》,其中《航船的建造》一首最引人瞩目。《金色的传说》,取材于德国古典故事,是一部戏剧性的诗歌。《卡文那》,与《许珀里翁》一样,是一部有自传色彩的长篇故事。 后期历程 1854年,朗费罗辞去哈佛大学的教职,以全心投入写作。1861年发生的灾难,给朗费罗的余生罩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当时他的妻子正在熔化火漆,一根燃烧的火柴点燃了她的衣服。尽管朗费罗全力施救,这场火灾无法挽救她的性命,而朗费罗也被严重烧伤。 尽管诗的影响力日益扩大,然而朗费罗创作的高峰期却已然过去。他的诗集《路畔旅舍的故事》中有几首创作于1861年前。这部诗集中有21首叙事诗,模仿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而作,故事的讲述地点换成了马萨诸塞州的一家旅店。其中的《奥拉夫国王传奇》以斯诺里·斯特拉松的一个故事为蓝本。这部书中最著名的故事是《骑手保罗》。 朗费罗1868-69年间的欧洲之旅充满了鲜花和掌声。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都授予他名誉学位,他还受到了维多利亚女王的接见。他为了缓解丧偶之痛而翻译了但丁的《神曲》。译作很出色,但因为太忠实于原文而失却了朗费罗诗歌所特有的音乐特质。 在朗费罗从博多因学院毕业50周年庆典上,他朗诵了诗歌《Morituri Salutamus》。1882年3月24日,朗费罗死于腹膜炎病。朗费罗名言图片 5朗费罗 人的一生只有一次青春。 不论成功还是失败,都是系于自己。 劳动才能给人以安乐。 在人生的道路上,当你的希望一个个落空的时候,你也要坚定,要沉着。 不要老叹息过去,它是不再回来的;要明智地改善现在。要以不忧不惧的坚决意志投入扑朔迷离的未来。 青年是多么美丽!发光发热,充满了彩色与梦幻,是书的第一章,是永无终结的故事。朗费罗代表作 主要作品有:《夜吟》《奴役篇》《伊凡吉林》《海华沙之歌》《基督》《路畔旅舍故事》等。 其晚年的作品包括:《候鸟》《新英格兰悲剧》《潘多拉的假面舞会及其他》《天涯海角》《在港湾里》等。朗费罗的影响 朗费罗最重要的贡献之一是拉近了美国文化萌芽与历史悠久的欧洲文化之间的距离。他翻译的德国、意大利、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文学作品,都表现出他的诗歌特有的直率和真诚,吸引了众多的美国读者。 当批评界盛行严格的现实主义的时期,人们更多地注意到朗费罗的缺点。他被称为“平庸的诗人”。但他恰有这样的天赋——平凡中散发光彩,音乐点缀着平凡。其诗歌的质朴和单纯虽使他深受儿童及一些成年人喜爱,但也常被说成是陈腐和平庸。然而,朗费罗依然以一个有着纯粹、亲切、温文尔雅风格的多才多艺的抒情诗人而获得了不朽的声誉。他的学术成就也令人钦敬。朗费罗对抒情诗这种诗歌形式的出色运用及他对十四行诗的精通使他广受赞誉。人物评价图片 6朗费罗 德国诗人弗瑞立格拉特在他的翻译《海华沙之歌》的序言中的评价:“我的赫赫有名的朋友在诗歌的领域里为美国人发现了美洲,是他第一个创造了纯粹的美国诗歌,这个诗篇应该在世界文学的万神殿里占有一个卓越的地位。” 胡适曾译介朗费罗,将朗费罗的Daybreak译成五言古体诗,题为《晨风篇》,并介绍“朗费罗氏为美国第一诗人,其诗如吾国之陶潜,秀淡幽明,感人最深”。 穆旦认为“朗费罗的诗理应是不该被人民忘记的文学遗产”。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发布于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新觉罗·胤禵】胤禵和胤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