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中国史 2020-01-16 20:4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 > 中国史 > 正文

明朝末期将领毛文龙简介 毛文龙结局怎么死的

春秋战国时代的“春秋”为什么叫春秋?

这是袁崇焕列传,袁崇焕给毛文龙列的罪状,我们来看看其中的几个最有问题最有疑问的!!

毛文龙是明后期辽东战争中的重要人物。他于天启元年以都司职受巡抚王化贞命,率兵约二百,船三艘,沿辽东半岛沿海诸岛收降辽东逃民。途中得知镇江城守空虚,与镇江中军陈良策通款,良策夜擒守将佟养真以献,毛文龙被授副总兵。后入朝鲜,复移驻位于鸭绿江口东南的平岛,陆续招抚辽东流民数万于岛上,军势大增,成为联络朝鲜、骚扰后金的一支重要力量。由皮岛就近可由陆路北上威胁时已成为后金首都的沈阳,可以牵制后金过辽河西攻宁远、锦州、山海关,故朝廷亦倚重其师。崇祯二年六月,辽东督师袁崇焕数毛文龙十二大罪,请尚方剑斩其于双岛。同年十月,清兵自大安口入,直逼京师,时论多以为此乃毛文龙被杀后失却牵制所致,加之袁崇焕受清反间,崇祯误认其通敌,于十二月逮之下狱。

毛文龙(1576年2月10日—1629年7月24日),字振南,一名毛伯龙,祖籍山西平阳府太平县,生于浙江杭州府钱塘县,明朝末期将领,历仕万历、泰昌、天启、崇祯四朝,官至左都督平辽总兵官。曾开创了军事重镇东江镇,在与后金的战争中颇有战功,但为人骄恣,所上事多浮夸,索饷过多。后被袁崇焕矫诏所斩。

中国的文化来源于天文,我么知道一年四季的气候是不平均的,冬天太冷,夏天太热。讲昼夜,白昼在冬天最短,在夏天太长,都不平均。只有在春天二月间和秋天的八月间,“春分”、“秋分”两个节气,就是在经纬度上,太阳刚刚走到黄道中间的时刻,白昼和黑夜一样长,气候也是不冷不热得很温和,所以称历史为春秋。就是中国的历史学家,认为在这一个时代当中,社会、政治的好或不好,放在这个像春分秋分一样平衡的天平上来批判。

崇焕曰:“尔有十二斩罪,知之乎?祖制,大将在外,必命文臣监。

对毛文龙的评价在其生前就莫衷一是。由于他投靠魏忠贤,天启间朝论多赞之。崇祯登基后,弹劾纷起,指责他虚功冒饷,跋扈不臣,毛文龙上疏抗辩,朝臣中也有人为他辩护,如兵部屯田司主事徐尔一就愿以三子一孙保毛文龙忠直。毛文龙被斩,“帝骤闻,意殊骇,念既死,且方倚崇焕,乃优旨褒答。”朝中多快之。至清兵入大安口,威逼京师,舆论又多认为若毛文龙在,必能蹑后牵制,清兵断不敢千里奔袭,渐以文龙死为冤。

家世背景

鲁国史官把当时各国报导的重大事件,按年、季、月、日记录下来,一年分春、夏、秋、冬四季记录,简括起来就把这部编年史名为“春秋”。孔子依据鲁国史官所编《春秋》加以整理修订,成为儒家经典之一。《春秋》记录了从鲁隐公元年共242年的大事。由于它所记历史事实的起止年代,大体上与一个客观的历史发展时期相当,所以历代史学家便把《春秋》这个书名作为这个历史时期的名称。为了叙事方便,春秋时期开始于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东周开始的一年,止于公元前476年战国前夕,总共295年。

尔***一方,军马钱粮不受核,一当斩。人臣之罪莫大欺君,尔奏报尽欺罔,杀降人难民冒功,二当斩。人臣无将,将则必诛。尔奏有牧马登州取南京如反掌语,大逆不道,三当斩。每岁饷银数十万,不以给兵,月止散米三斗有半,侵盗军粮,四当斩。擅开马市于皮岛,私通外番,五当斩。部将数千人悉冒己姓,副将以下滥给札付千,走卒、舆夫尽金绯,六当斩。自宁远还,剽掠商船,自为盗贼,七当斩。强取民间子女,不知纪极,部下效尤,人不安室,八当斩。驱难民远窃人参,不从则饿死,岛上白骨如莽,九当斩。辇金京师,拜魏忠贤为父,塑冕旒像于岛中,十当斩。铁山之败,丧军无算,掩败为功,十一当斩。开镇八年,不能复寸土,观望养敌,十二当斩。”

袁崇焕被逮后此论益坚,多以为袁崇焕为践五年复辽之誓,暗与后金议和,后金约以诛毛文龙后即退兵,袁崇焕由此上当。此论于当时及清初颇为盛行,谈迁《国榷》即主此说。

1576年2月10日,毛文龙出生于浙江杭州府钱塘县忠孝巷。祖父毛玉山,原在山西经营官盐,后因生意需要,举家迁往杭州。父亲毛伟,弃商从儒,纳捐为监生,娶妻沈氏。沈家乃杭州望族,有“杭州甲族,以沈为最”之称。毛伟与沈氏共育四子,第三子夭折,余为长子毛文龙、次子毛仲龙、四子毛云龙。

春秋以后,齐、楚、燕、韩、赵、魏、秦七大诸侯国连年战争,当时人们就称呼这七大诸侯国为“战国”。《战国策·燕策一》载苏秦的弟弟苏代说:“凡天下之战国七,而燕处弱焉。”可见当时七大诸侯国都有战国的称呼。到西汉初年,“战国”这个名词的含义还没有变化。到西汉末年刘向编辑《战国策》一书时,才开始把“战国”作为特定的历史时期的名称。战国时期开始于公元前475年《史记》的《六国年表》开始的一年,止于公元前221年秦灭齐统一六国的一年,共255年。

一)祖制,大将在外,必命文臣监。

《明史》于毛文龙颇多指责,但对其被杀亦稍以为冤。

毛文龙九岁时,毛伟病故,其母时年二十六岁,携子依弟沈光祚居住。沈光祚是杭州名宦,万历乙末科进士,历仕开封府推官、山东布政使、顺天府尹等职[1] ,后毛文龙从军,曾得这位母舅提携、推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袁崇焕身边就没什么监军,他没有监军叫便宜行事,毛文龙没有监军就叫专断违制。亏他说的出口呀!!!

《辽海丹忠录》与《镇海春秋》两部时事小说正作于袁崇焕被逮后,舆论偏向毛文龙之际。两书都把毛文龙看作是明廷海上城,把他塑造成集忠、勇、智于一身的一代名将,认为袁崇焕出于私人利益,为实现与后金的和约而杀了他,后金兵入大安口正是毛文龙被杀后的恶果,作者的主要目的在于为毛文龙辩冤。弄清毛文龙的历史真相,于正确评价这两部小说及深入探讨特定条件下作者的心态及创作方法至关重要。

毛文龙幼时,受母家之影响,亦曾接受传统的儒家正统教育“幼从学,习经生业”,但对四书五经始终不感兴趣,而喜读兵法书“耻学举子业,好孙吴兵法”,因此在重文轻武的明末,很难取得像样的功名,也因此一直未娶。直到三十多岁成为军官后,始归家完婚,娶一山西士族女子张氏为妻。张氏不能生育,后又在辽阳纳一妾文氏,生子毛承斗。辽阳被后金攻占后,文氏死于战乱,毛承斗被人救出,送往杭州,张氏抚之如己出。

二)每岁饷银数十万,不以给兵,月止散米三斗有半,侵盗军粮,四当斩。

图片 1

早岁行边

毛文龙只给军队很少的粮响。军队还不哗变,还能给毛文龙卖命,我看毛文龙真应该让各地督军总兵来参观学习经验,他们发粮发响还老哗变那,你看看人家毛文龙多厉害!!!

吴晗曾辑《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其与《满文老档》为研究者提供了传统史料之外的新的资料。这些资料显示,毛文龙在皮岛可谓劣迹斑斑,其恶与《明史》所载袁崇焕斩毛文龙时数其十二大罪大致相合。概而言之,主要包括这样几个方面:

1605年,毛文龙过继给辽东鞍山的伯父毛得春为嗣子,遂只身北上,先顺道入京拜访了母舅沈光祚,被其荐于宁远伯李成梁帐下,开始了在辽东的军事生涯。当时努尔哈赤不断兼并女真各部落,辽东形势日渐紧张,毛文龙对山川形势和敌情都加意考察,同年九月,参加了辽东的武举考试,“列名第六”,被任命为安山百户,不久又升千总,1608年,升叆阳守备。

图片 2

一、投靠魏忠贤;

图片 3

袁崇焕杀毛文龙还要多给毛文龙的下属那么多的饷粮,说是怕他们造反,根本说不同呀,毛文龙都不给饷,你袁崇焕给饷那个好那个不好,有脑袋的人都看的出来。。。

二、独霸一方,不受节制;

开镇东江

还是说明毛文龙深得军心,袁崇焕杀的无理。。。才要用钱买人心。。

三、虚功冒饷;

后来,以都司之职率兵援助朝鲜,逗留在辽东一带,辽东失陷后,从海路逃回,乘守备空虚杀死后金镇江的守将,向巡抚王化贞做了报告,没有告诉经略熊廷弼,由此两人开始有了怨恨。当时朝廷里掌权的人正赏识化贞,于是授职毛文龙为总兵官,逐渐加升到左都督,挂起将军印,赐尚方宝剑,像内地一样在皮岛上设立军镇。皮岛又叫东江,在登、莱沿岸的大海中,全长八十里,不生长草木,远离海岸,靠近北岸,北岸与后金界只相隔八十里的海面,他的东北海就属于朝鲜了。

三)擅开马市于皮岛,私通外番,五当斩。。驱难民远窃人参,不从则饿死,岛上白骨如莽,九当斩。

四、自为盗寇;

与登抚袁可立

毛文龙用了很多方法自己筹备军资,。袁崇焕的军队一年军资100--200-万,他毛文龙才几十万谁多谁少,一眼就看的出来!!

五、威逼朝鲜;

纵观明代巡抚节镇登莱,袁可立是唯一从大局出发长时间有效支持毛文龙的登莱巡抚,他御文龙多得牵制之功,毛文龙的主要战绩和荣誉都是在这一时期取得的。毛文龙在袁可立的扶持下不断被加秩晋阶,开始恃功自傲,而其时朝官对毛文龙的质疑声浪日高。天启三年十月,皇帝嘉奖道:“巡抚佥都御史袁可立厥治行劳哉,赐汝朱提文蟒。汝嘉而毛帅骄愎不协,蛊于兵,满蒲、昌城袭报用敢献功。”[2] “乃满浦、昌城之捷,谓兵不满千,未交一战,不遗一矢,而使自相践踏,其被炮死者二万有余,马之走死者三万有余,止余真 夷二万。公心颇疑之,私谓敷实而后报,不失于慎。”[3] “于是移檄东江,核其虚实。而毛帅嫉公如仇,嗾言官寻端中之。”[4] 袁可立奉旨核查他的战报和军饷,由此为毛帅忌恨。嗾使言官阉党分子宋祯汉苟合自己的几个同年东林人士宋师襄、方有度、庞尚廉等轮番恶意攻击袁可立,以至于天启皇帝看不过去,公开打抱不平切责道:“大臣去留悉听上裁,言官论人当存大体,不必连章抟击。”时朝中阉党横行,党派相攻者无虚日,而阉党也欲除掉袁可立以剪孙督师之翼。袁可立没有意气用事,而是“力柔其,劝毛“臣子勿欺”[5],他认为毛文龙的存在事关明金战争大局,不是随便找个人就能替代的,最后是自己选择了“功成身退”。袁可立去,毛文龙无人能御,导致了后来一系列悲剧事件的发生,这可能也是毛文龙和当时的明廷所始料未及的。

五)辇金京师,拜魏忠贤为父,塑冕旒像于岛中,十当斩。

六、私通外番。除私通外番外,对其他几方面研究界异议不多,这里就私通外番略作说明。

还有一些重山海轻沿海的激进朝官指责袁可立袒护毛文龙:“毛文龙居海外,屡以虚言逛中朝,登莱巡抚袁可立每代为奏请。”袁可立两头受气,处境十分尴尬。

要论这个罪,袁崇焕当时就该自己了断了。袁崇焕还给魏忠贤建生祠那!!论罪也是阉党。。

《满文老档》载有七份毛文龙与后金书信,研究者视为毛文龙通敌的铁证。毛文龙通敌为不移之论,但有几个问题需要细审:一、他通敌的目的不是投降而是扩大自己的势力,妄图建立自己的独立王国。二、由此,他与后金有一定的利益冲突,时有袭击后金后方,杀良冒功之举。三、关于袁崇焕是否因发觉毛文龙通敌而斩之,《满文老档》、《李朝实录》所反映的情况与《明史》不尽一致。前者表明,明朝驻朝鲜使臣曾接到密报,金使可可孤山被带到北京后亦曾泄密,明廷是了解实情的,袁崇焕杀毛文龙的动因也是刘兴祚的直接告密。但《明史 袁崇焕传》在数毛文龙十二大罪中,有“擅开马市于皮岛,私通外番”之条,此罪列第五,并非首罪,审其意,私通外番之实为擅开马市,非降敌叛国。

不过,毛文龙占居的东江,形势虽然足以牵制后金,但他本人谋略有限,每年浪费的军饷无法计算,并且只顾征招商贾,贩卖禁物,名义上在援助朝鲜,实际上是妄出边塞,没有军事的时候就以变卖人参、布匹为职事,有战争,也很少得到过他的功用。工科给事中潘士闻弹劾毛文龙浪费军饷滥杀俘虏的罪行,尚宝卿董茂忠请求撤了毛文龙的兵,专门整治山海关、宁远的军队。兵部讨论认为不行。袁崇焕心里对毛文龙不高兴,曾上书请求派部臣到毛文龙处清理粮饷。毛文龙讨厌有文臣在身边牵制,上书反驳,袁崇焕很不高兴。等到毛文龙来拜访时,袁崇焕按宾客之礼迎接他,毛文龙又不谦让,袁崇焕除掉毛文龙的主意更加坚决了。

六)开镇八年,不能复寸土,观望养敌,十二当斩。

《满文老档》的发现在《明史》修成之后,修史者或未掌握这一情况。毛文龙被诛后刘兴祚被袁崇焕任命为四协统领之一,刘以一新降之将而受重用,非有大功不可,其向袁崇焕告密或实有之。四、崇祯二年十月后金兵入大安口,到底是不是毛文龙被杀后失却牵制所致,目前研究者尚未有明确结论,这关系到揆理度势,毛文龙即使有通敌迹象,当时该不该杀的问题。《明史 袁崇焕传》认为文龙伏诛后,饷银虽增,“然岛弁失主帅,心渐携,益不可用。”又曰:“文龙既死,甫逾三月,我大清兵数十万分道入龙井关、大安口。”颇以文龙伏诛为后金兵入侵的前因。毛文龙把与后金的通款付诸实践的到底有多少,在通敌的同时还有没有牵制之力,尚需探讨。

被杀

就在你袁崇焕任上,有兵有将坐视朝鲜的王室和毛文龙孤军奋战不派援军是何道理。做观蒙古各部被后金消灭而不援是何道理。

毛文龙在皮岛所为,《明史 袁崇焕传》的评价大体恰当:“顾文龙所居东江,形式虽足牵制,其人本无大略,往辄败衄,而岁糜饷无算;且惟务广招商贾,贩易禁物,名济朝鲜,实阑出塞,无事则鬻参贩布为业,有事亦罕得其用。”当然,他虽劣迹斑斑,也不必全盘否定,周文郁《边事小记 毛大将军纪略》谓毛文龙“顾丙寅以前,则功浮于过也”,丁卯灯节前,后金攻铁山,文龙幸免,“奴复破

到了这个时候,袁崇焕就以阅兵为名,乘船到达双岛,毛文龙前来会面。袁崇焕同他设宴饮酒、行乐,每每到半夜才罢,毛文龙没有觉察袁崇焕的意思。袁崇焕同他商量更改营制,设立监司,毛文龙很不高兴。袁崇焕用离职返乡劝说他,毛文龙回答说:“以前有这个意思,但现在只有我了解东部战事,等东部战争完毕,朝鲜衰弱,可以一举而占有。”袁崇焕更加不高兴,就在六月五日这天邀请毛文龙来观看将士们射箭,先在山上设了帷帐,命令参将谢尚政等安排身穿铠甲的士兵埋伏在帐外。毛文龙来后,他手下的士兵不能进帐里来。袁崇焕说:“我明天出发,海外的事情全寄托在您身上了,请受我一拜。”互相拜见之后,一起登上山来。袁崇焕问起他随从军官的姓名,多是姓毛的。毛文龙说:“这些人都是我的孙子。”袁崇焕笑了,说道:“你们在海外劳苦多日,每月禄米也只有那么一斛,说起来痛心呢,也请受我一拜,大家都为国家尽力。”这些人都叩头道谢。

清攻朝鲜时你袁崇焕筑的大小凌河城没有守住全部丢失,唯有锦州一城得保,劳民耗饷就不用论罪吗!!!

朝鲜黄海等四道,自是知龙不能大有为,龙意气亦从此尽灭,凡诸情事,不无虚饰。自丁卯后,则其过浮于功也。总之,其人不学无术,且不置一正人于左右,雄视海外,夜郎自大,信口而谈,不识忌讳,其迹固有可诛者,惟是赤手创东岛,不二三年间,有众数万,招摇偷劫,亦自成其一种伎俩,设当日姑且置之,未辄有害。”周文郁为袁崇焕部将,对袁被逮杀颇以为冤,为时论中不多见者,但观“设当日姑且置之,未辄有害”之论,虽以袁为冤但不以杀毛为快,则态度尚属客观,他虽不知毛文龙通敌之情,但划其功过于前后两段仍有可取之处。

袁崇焕就此诘问毛文龙几桩违令的事情,毛文龙做了对抗性的辩解。袁崇焕高声喝斥他,让人扒下他的帽子和袍带,把他捆了起来,毛文龙仍很倔强。袁崇焕说:“你有十二条该斩头的大罪,知道吗?按我朝祖宗定下来的制度,大将领兵在外,必须接受文官的监视。你在这边一人专制,军马钱粮都不接受核查,一该杀。大臣的罪没有比欺骗君主更大的,你送上奏章全都蒙骗,杀害投降的士兵和难民,假冒战功,二该杀。大臣没有自己的将领,有则必杀。你上书说在登州驻兵取南京易如反掌,大逆不道,三该杀。每年饷银几十万,不发给士兵,每月只散发三斗半米,侵占军粮,四该杀。擅自在皮岛开设马市,私自和外国人来往,五该杀。部将几千人都冒称是你的同姓,副将以下都随意发给布帛上千匹,走卒、轿夫都穿着品官官服和袍带,六该杀。从宁远返回途中,劫掠商船,自己做了盗贼,七该杀。强娶民间女子,不知法纪,部下效仿,使得百姓不安于家,八该杀。驱使难民远远去帮你盗窃人参,不听从的就被饿死,岛上白骨累累,九该杀。用车送金子到京师,拜魏忠贤为父,并在岛上雕塑他加冕冠的肖像,十该杀。铁山一战败北,丧师不计其数,却掩败为功,十一该杀。设镇八年,不能收复一寸土地,坐地观望,姑息养敌,十二该杀。”宣布完后,毛文龙丧魂失魄,说不出话来,只是叩头请免他一死。袁崇焕召他的部将来说:“毛文龙这样的罪状,该不该杀他?”大家都怕得唯唯诺诺,谁敢反对?中间有称道毛文龙数年劳苦的,袁崇焕训斥说:“毛文龙本是一个平民百姓罢了,官做得最高,全家都得以荫封,足够报他的辛劳了,他怎么就这样悖乱违逆呢!”接着就磕头请求皇帝的旨意说:“我今天杀毛文龙以整顿军纪。将领中间有和毛文龙一样的,都要杀了他们。我不能成功的话,请皇上也像杀毛文龙一样杀了我。”于是取下尚方宝剑在帐前把毛文龙的头砍了下来。出来告诉他的将士们说:“只杀毛文龙一个人,其他人都没有罪。”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们再看小说所写。《辽海丹忠录》为毛文龙辩冤的态度十分明显,常针对“诬陷”展开情节和发表议论。创作方法上与《魏忠贤小说斥奸书》类似,回目下标明起讫时间、奏疏、战利品数等史料较多,史传色彩较浓。《镇海春秋》史传色彩略淡,小说成分增加,多推测、点缀类描写。不过两书都旨在歌颂毛文龙,在史料与艺术的处理上基本相同,这里择其大要,具体看一下小说是如何把毛文龙塑造成一位抗敌英雄及其与史实的反差。

这时候,毛文龙麾下凶猛强悍的官兵有数万人,都怕袁崇焕的威风,没有一个敢乱动的。袁崇焕命人用棺材埋了毛文龙。第二天,用肉酒等祭品祭奠他说:“昨天杀你,是朝廷的法律;今天我祭奠你,是出于同僚、友人的感情。”并为他落下了泪。接着分拨毛文龙的士兵二万八千人为四协,任用毛文龙的儿子承祚、副将陈继盛、参将徐敷奏、游击刘光祚为首领。收回毛文龙的敕印、尚方宝剑,令继盛代他掌管。又犒劳军士,传檄安抚各岛人民,全部废除了毛文龙的苛政。回到镇上以后,把毛文龙一事上书报告皇帝,末尾说:“毛文龙作为大将,不是我可以擅自诛杀的,所以我谨席橐待罪。”当时是崇祯二年五月。庄烈帝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但想到毛文龙既已死去,当时又靠着袁崇焕,所以就以赞扬的态度下诏书褒奖他。不久又传旨公开毛文龙的罪行,用以稳定袁崇焕的心;毛文龙埋伏在京城的爪牙,也命令法司加以搜捕。袁崇焕又上书说:“毛文龙一介匹夫,不守法竟至于这种程度,是因为海外便于作乱。他的部队连老带幼一起算有四万七千人,假称十万,并且中间有很多百姓,兵还不到两万,擅自设将领千人。现在不便于再设总帅,就以继盛代行其事,这样算来是方便的。”崇祯回答可以。

一是对功绩的夸大与渲染。毛文龙白手创皮岛并以之为据点,曾多次袭击后金,也取得了一些胜利,这些胜利成为小说铺排的重点。

图片 4

镇江之役可谓毛文龙初出茅庐第一功,由是役而授副总兵,奠定了他以后军事生涯的基础。《辽海丹忠录》所述战斗经过与《边事小纪》所载大体相同,唯写毛文龙率兵攻镇江与史不符,实际是陈良策自擒佟养真以献,后发现文龙船仅三只。小说渲染战斗过程,认为乃以少胜多、气夺敌胆的夜袭奇功。此役于辽东屡败之余自然鼓舞人心,但过早暴露目标,破坏了熊廷弼三方布置策略,“王化贞自谓发踪奇功”,而熊廷弼视为“奇祸”。

事后影响

后努尔哈赤派兵镇压,民人遭屠,损失惨重,当时即有人非之小说第十四回载:“镇江复陷,有人道毛文龙贪功生事,贻害一城。”但作者坚持认为其势足以夺敌胆,引叶向高、董思白褒文龙疏,为其颂功。总之,小说于此役过程描写尚属客观,评价则有偏颇,然亦时论之一种。

袁崇焕杀了毛文龙,怕他的部下发动兵变,所以增加饷钱至十八万两银子。然而岛上的兵失去主帅后,渐渐地散了心,越发不可征用了。以后直至有背叛投敌的。袁崇焕上书说:“东江一镇,想牵制敌人还必须借助它。今定为两协,马军十营,步军五营,每年需饷银四十二万两,米十三万六千石。”崇祯因为兵减少粮饷增加很有点情绪,因为袁崇焕,就特别地按他的请求办了。

镇江之役后,毛文龙躲于朝鲜义州之宣川。天启元年十二月,后金军暗渡鸭绿江,偷袭毛文龙部,“贼兵如飙至风过,奄至林畔,文龙脱冠服混兵士中仅免……贼乱斫,文龙手下汉人皆延颈待戮。”朝鲜备边司议此役曰:“毛将所为,不思甚矣。贼冲宣川,不过数百骑,曾不能发一箭,骈首就戮。”《辽海丹忠录》于此败绩尚未否定,但述毛文龙与家丁“无不以一当百,杀死奴兵数百。”奴兵追于后,他反身冲向奴兵大队,“将为首的砍死了百数”,又从后掩杀,后换穿家丁王镐衣冠逃脱,于败中犹见勇武形象。《镇海春秋》第十回述此战,毛文龙脱险更具传奇色彩,言奴兵二万来围,部将丁文礼、刘可伸先后假冒毛文龙被杀,逃至林畔地方,五千南兵至,杀奴兵二千有余,以五千人杀退二万人结束。两书对林畔之役的规模都作了夸大,都把毛兵说的英勇善战,与朝鲜方面的记载正相反。

袁崇焕在辽东,和率教、大寿、可刚等确定兵制,渐渐推行到登、莱、天津,等到确定东江兵制以后,合计四镇兵共十五万三千有余,马匹八万一千有余,每年耗费饷银四百八十余万两,比过去减少了一百二十万。

为解决粮食及生活用品问题,毛文龙在皮岛屯田通商,请开海禁,允许商船往来于皮岛与大陆间进行贸易。对于屯田,异议不多,对于通商,小说与史料有不同记载。《辽海丹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录》第十六回写毛文龙认为通商于军民、商贾两便,可以互通有无,减轻朝廷压力。买卖时“凡是交易的,都为他平价,不许军民用强货卖,又禁岛民诓骗拖赖,那些客商哪一个不愿来的。”《镇海春秋》第十二回对通商亦赞赏有加。小说作者所见材料,大概只有毛文龙乞宽海禁之疏,事本有之,但细节显然出于想象虚构。史料中的毛文龙对商贾绝无如此友好。朝鲜记载:“毛都督于岛中接置客商,一年收税,不訾累巨万云。若使都督不尽

入己,其补军饷,岂浅鲜哉。”袁崇焕数毛文龙十二大罪中有“自宁远还,剽掠商船,自为盗贼”条。《明史》指责他“且惟务广招商贾,贩易禁物,名济朝鲜,实阑出塞。”

天启二年三月,朝鲜宗室李琮杀国王李珲自立,上表请明廷册封,朝论或封或讨,毛文龙上疏请封以固后方。就当时形势而言,承认李琮的合法性予以册封为上策,后来朝鲜也确实改变了两端外交之策而一意助明,毛文龙的意见是正确的。《辽海丹忠录》第二十二回赞扬毛文龙处理此事不贪不霸,能从朝廷大局出发,不怀个人私利,事实上他以后常以此要挟朝鲜,动辄说“国王册封,实赖我力”,《

镇海春秋》第十四回更把这一功劳归于毛文龙之弟毛仲龙,说他恰遇兵部议其事,遂发表高论,主张册封朝鲜。此事非兵部所应主议,作者编造之迹明显。此回还写李琮夺位后李适叛乱,毛文龙差四将讨伐,败之,而朝鲜《备边誊录司》载:“顷见都督咨文,欲发兵二万以助讨逆。虽因贼已败散,未果出兵,而为我国助顺之意,不可不谢。”毛文龙并未出兵。小说写毛文龙请册封事基本得实,但过于突出他于此事的作用。写败李适为顺势发

挥,但也可能是毛文龙冒功上报朝廷而误人视听。

毛文龙在通敌的同时,曾有两次将敌使献于朝,一次是天启六年五月,努尔哈赤及李永芳分别写书招降毛文龙,毛于十二月将使者并书信一齐解交朝廷,朝廷下旨嘉奖,封左都督。此前毛文龙与后金已有接触,朝鲜方面及登莱巡抚皆有所察觉。后,朝臣多劾毛文龙糜饷冒功,无牵制之能,议欲将其移镇内地,毛文龙解使献书可能想借此息议,巩固地位。第二次是崇祯元年五月初,后金派可可孤山及马通事一行人来皮岛议和,毛文龙杀马通事,可可孤山由户部来岛发饷官员带回。毛文龙向皇太极写书解释此事说:“其时汗所遣使臣,误入户部,使臣及所携礼物,尽被擒获,解往京都,不佞闻知此,遂连夜潜入赴京,贿银四万两,始获赦死,养之于内地。”次年三月在皮岛帮毛文龙通敌的王子登致书皇太极说及此事:“汗止知马通事之见杀及送阔科往北京,不知其事皆由彼二人之过所致矣。马通事来时,于途遇六、七人逃来,不思己为前来议和,便射死一人,斩杀一人,余众败走……败走之逃人来岛,在毛文龙之衙门遇见马通事……遂擒之,往告毛文龙,毛文龙反打逃人……逐出之。其人至户部门前喊冤,遂擒马通事以去。因马通事嫉妒阔科,任意妄言,毛文龙知其言不善,故杀之,并将阔科送往帝京……谁知阔科与黄户部到北京后,告知毛文龙与汗礼尚往来不断等语。科道各员闻知,俱奏疏称毛文龙欲亲帝国,设计谋叛,事已属实,至今尚未议毕等语。”可见,杀马通事及解阔科完全是阴谋泄露后的灭口掩饰行为,阔科也果然没有被杀,《辽海丹忠录》第三十二回交代说:“法司见他人物整齐,又晓得中国语言,题本乞留他不杀,以便详问奴中事情。”后来换俘得释.....回末评说:“烈士断无二心,即缚送孤山,亦非奇事,然亦聊解通夷背国之疑。”《镇海春秋》第十六回述由朝鲜逃至后金的李适献计,勾结朝鲜义州节制使王化围攻皮岛,李永芳为抢功,写书给毛文龙劝降,毛文龙见书大怒,绑来使送京,书信内容及来使姓名不详,大概是天启六年事。作品未述杀马秀才及解可可孤山进京事。小说所据主要是毛文龙的奏疏,作者不可能了解他通敌的情形,况且第一次解使还得朝廷嘉奖,对他的举动认为是忠贞不二的表现,是很自然的。

图片 5

类似的典型情节还有为毛文龙至登莱强行索饷辩解,写他蔑视魏忠贤塑像等。

二是虚构了不少情节来为毛文龙贴金。如在大大小小的战争场面中,毛文龙无不英勇善战,智谋过人,常以少胜多,即使事实上惨败如铁山之役,在小说作者笔下也经过苦战挽回局面,且能乘胜追击、大量歼敌。毛文龙时时都以国家利益为重,只要后金兵过河西,马上派兵捣巢以扰乱其后方。对军士体贴关心,对百姓爱民如子。遭到非议时忍辱负重,做实绩以表忠心。为赞赏毛文龙,甚至写神也保佑他,《辽海丹忠录》第十八回、《镇海春秋》第十二回写因潮落船搁浅,危急间毛文龙对天祷告,果然潮涌得脱险境。这些情节都属于度情虚构,尽管小说的艺术形象与历史人物毛文龙正好相反,但小说并非随意揣测,主要情节都有毛文龙的奏疏及圣旨、廷臣议论为据。《辽海丹忠录》对毛文龙历次战斗所获战利品开载较详,与《东江遗事》卷上《援辽功绩》所载多相合,非漫笔虚构,甚至像奸细行刺、温元帅保护这类不稽之谈也采自奏疏。毛文龙被诛后,其子毛承斗为洗父冤,曾辑《东江疏揭塘报节抄》,有崇祯二年刊本,也足以影响舆论。皮岛孤悬海外,信息不易通,对所为不法事毛文龙又多掩饰,其为忠臣,不但小说作者深信不移,朝臣也有坚持此议者,就当时看,也可以说是一种真实。

毛文龙原籍山西,寄居杭州。陆云龙兄弟也是杭州人,但《辽海丹忠录》为毛文龙辩冤主要不是出于同乡之谊,我们从作品中看到更多的是作者的公心。首先,从主题看,作品着力塑造的毛文龙是一个忠直报国、智勇双全的形象,并不为作者的私利而设。其次,从作品叙述上看,作者并非一味地突出毛文龙,而是把他放在整个辽东战争的背景下来叙述的,作者的着眼点首先是整个战局而非一人之荣辱,对个人的评价是建立在战?基础上的。《辽海丹忠录》开头先用五回的篇幅描述了毛文龙率兵下海前辽东战局的发展,以后也经常夹叙宁、锦方面的战势。作者对毛文龙的辩护不是仅仅停留在主观想象上,而是根据客观情形加以分析,如第三十五回述朝臣议论毛文龙糜饷、冒功、树恩朝鲜、尾大不掉等不测之事,作者据形势一一加以批驳。虽然史实正与作者持论相反,但出发点是可取的。作者虽力赞毛文龙的牵制之功,但并未夸大到左右整个战局的地步,第四十回回末评论认为“辽事垂成而败者四”,毛文龙被诛只是其中之一。再次,从对袁崇焕的态度也可以看出作者的公心。当时对袁崇焕的评价往往是诛毛与通敌并为一谈,扬毛必要抑袁,但小说作者对袁崇焕的评价比较公允,第二十八回述其简历,称赞他“是个有胆力的人”。在宁远之役中,凸显了其慷慨赴敌的报国豪情,作者虽痛惜他为自专其绩而通敌诛毛,但并不为他的被逮幸灾乐祸,第四十回回末评说:“谱督师就逮以快忠魂,犹是世俗报复之见。”作者立意并不低俗。作者出于公心对毛文龙的辩护与那些为自己争功,为门户攻讦、漫诬他人而做小说(如《征播奏捷传》、《放郑小史》、《大英雄传》等)有本质区别。

时事小说的特征之一是真实性,《辽海丹忠录》与《镇海春秋》正违背了这一原则,但作者的所凭有据、出于公心仍可以看作是特定情形下对“真实”的反映。就作者的创作动机、所依据的材料而言,并没有违背真实性原则,它们仍可被视作时事小说。附带谈一下《樵史通俗演义》中对毛文龙的描述。小说第二、三回述毛文龙事,态度与上述两小说截然不同,说他“平时好为大言,没甚本事”,“原是个游手好闲的人,干得其事”。厚贿魏忠贤得封副总兵,“便是毛文龙无勇无谋,专一冒饷冒功的人,常常受了他貂鼠人参黄金白银,便请封就封,乞饷给饷,求赏便赏。还要借他报捷的假功,自己加封荫子。”厚贿魏忠贤事基本符合史实。又说他不拜魏忠贤为父:“且说毛文龙只有一件好

处,文武官员好些拜魏忠贤为父,自家做干儿子,他只是不肯,常道:‘他在朝里做半朝天子,我在海外做岛中天子。我进贡他些罢了,为何平白地做儿子起来,不替杭州人争气

?’因此屡屡报功,也只升得总兵,不曾就加都督、赐蟒玉,与他一品服色。”这恐怕是作者的推测之词,毛文龙官至左都督,又持尚方剑,《明史 袁崇焕传》载袁数毛十二大罪中,就有“拜魏忠贤为父”一条。毛文龙杀劝己为正的王一广、亲弟弟毛云龙,其他资料不载,孟森先生以为此事必有。本书虽仍把袁崇焕被杀与其通敌、诛毛联系在一起,但对毛文龙的评价已有根本变化,这主要是因为时日既久,其不法事已渐被人所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朝末期将领毛文龙简介 毛文龙结局怎么死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