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中国史 2019-10-04 13:4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 > 中国史 > 正文

第二节 攻打鄂州,议和南宋

元军攻下长江天险后,分东西中三路向南大举进攻,势如破竹,大有一夜间要把宋廷灭掉之势。而宋军因为没有朝廷的统一指挥调遣,如一盘散沙,有的不战而降,有的元军来到主帅便弃城逃走,鄂州、岳州、黄州、开州、蕲州……先后被攻陷,江淮大片领土尽归元朝所有。 阿术乘机以迅雷之势包围扬州。 扬州守将李庭芝、姜才是元军的老对头,阿术并不陌生。六年前,他和刘整率军围困襄、樊,他苦心经营三四年,好不容易才将汉江封锁牢固。没料想这个李庭 芝,竟以一支招募而成的乡兵,一夜之间,突破了他们的封锁线,救援成功。虽然自己没有和他正面交手,在南宋众多将领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正是这个李庭芝。 阿术一面派人劝降,一面加紧进攻扬州。但李庭芝不为所动,两次斩杀元使,以表其志。看看不能劝降,强攻又一一奏效,阿术在城外筑起长围,想通过实行长久围困,使其粮尽援绝而不攻自破。 由于元军进军神速,李庭芝等刚到扬州就被包围,根本没有什么战略储备。不久,扬州城中粮食已尽,死者满道。宋将张世杰知道扬州困境,立刻召集驻军常州的 和州防御使刘师勇和驻军真州的孙虎臣,商讨合兵救援扬州一事,三支部队有战舰数万艘,兵力达十万多人,合兵全力救援扬州,大军齐集于焦山。 焦山地处江苏丹徒县的东面,耸峙于江心,山峰高耸,峨崖峭壁,天堑幽深,气势磅礴,在碧波万顷之中,犹为辛流砥柱、锁江之石。险要的地势一下子 吸引住了张世杰。本朝韩世忠曾率领官兵数千人,驻扎于此,凭借险要,以少胜多,大败垒兵。如今自己也肩负同样的使命,豪迈之情油然而生。 这真是天险呀! 当他从心底发出这样一声惊叹之后,便马上上产生一个念头:这焦山靠近元军主力所在的建康、扬州,也是元军进军临安的必经之路。阻击元军西进,接应扬州李庭芝,就该在这里摆下战阵,迎击元军。我们何不效仿韩世忠元帅,也在此牵制元军呢? 张世杰想长江天险阻挡不住元军虎狼之师,现在有此天险,再加上我这数万战舰,挡住长于陆上作战的元军,应该不成川题。主意一定,他便与刘师勇和孙虎臣商议:驻扎此地,联台常州张彦响应扬州,并接应李庭芝突围,三军会台后,与元军决战。 怎样才能发挥战舰的作用,阻挡住元军的铁蹄呢? 张世杰又想起了郢州保卫战中的成功做法,利用树桩、铁链封锁江面的经验。阿术的水兵,就是葬送在那些树桩和铁链之间的。如今是浩瀚的长江,深不见底,浩 瀚无边,当然无法在这里栽树桩、扎铁链。不过,总会有封锁的办法,在他的有限的水战经验,他想起了更早的襄、樊之战,那次是在汉江,阿术用铁链将战船相 连,横在江心,非常成功地将我大宋的援军阻住了。为什么我不能川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想到了办法,张世杰满面红光,显得有些激动,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勾连各船,形成堡垒! 孙虎臣一看张世杰拿定了主意,便疑惑地问:张将军有何妙计可以退敌? 张世杰说道:要阻挡住敌军的进攻,水面不比陆上,敌人没有炮。那我们便可趁机建一道不可逾越的战阵。如果我们十只大船为一组,用铁索连接存一起,形成 一座巨大的水上堡垒,以方阵的形式,组成强有力的抗击力量,那么威力就会远远高于单只船了。然后,存舰垒上多派军士,多装炮石弓矢,进可攻,退可守,敌军 战船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从这样的堡垒通过。 孙虎臣献媚地称赞道:好计!好计!非张大帅想不出这样高明的战法来! 荆师勇提醒说:可是,一旦敌人火攻,我们该如何对付? 张世杰不屑地说道:我们威力强大,敌军休想靠近我们。退一步井,即使他们靠近我们。我们也不怕!为州么我没有把全部的战船连接,而是十只一组,原因即 在于此。他烧毁了我组战舰,我们还有其他战舰补上去。现在时近七月,长江风平浪静,他们又不是诸葛亮,借不来东风,怎能施姒火攻?刘将军过虑了。 当然,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要多备白鹞子一种便于机动的小船),环拱于船阵周围,一作防守,另作追击敌船之用。以前我军 将士一旦遇袭,很多人不以国家利益为上,只顾逃命,结果我大宋丢失大片国土,以致到此境地。今应晓谕全军,严明军纪,船锚江中,御敌中流,没有命令,任何 一方不得撤退,违令者,斩! 看到张世杰如此胸有成竹,刘师勇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宋军便全力按照张世杰的计划行事。 布阵完工之后,诸位将军齐聚在居中的指挥舰船上,昂首四望,但见辽阔浩淼的江面上,整齐地列着毽垒似的战船方阵,无边无涯。张世杰十分满意地说道:现在该赶快跟李庭芝大人联络了。我们跟阿术率颖的元军展开战斗,他们就可以冲出城来夹击元军。 宋军十万战船聚集焦山的消息,传到正在围攻扬州的阿术那里时,阿术着实吓了一跳。他在安置好对扬州的筑围工程后,便马上带着张弘范、董文炳等几个重要将 领,快马驰骋到长江口,登上了南岸观察。只见滔滔碧浪之中,有万千的舰只相连,浩浩荡荡,不见其首,也不见终端,船上各色旗帜迎风招展,场面十分壮观。 看到如此的阵势,众将都愁眉不展。如此以来,元军不仅围刚扬州将面临他们的骚扰,将被迫分兵与之抗衡,而且伯颜元帅要攻克临安,这就是首先要面临的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 敌军以铁索连舰,不便机动,宜实施火攻!参知政事董文炳说。 对!想当年赤壁一战,周瑜火烧连营七百里,大败曹操百万雄师,今天我们就用火攻来对付张世杰!张弘范说。 那个孙虎臣还没吃够我军火攻的苦头?竟又犯这种过错。阿术哈哈笑道,不过,这一次不像上一次,一方面他们舰船高大,不是整体相连,而是每了只为一组,这样就有机动性;另一方面大船前有小船环拱护卫,要想实施火玫,我们也应注意方法策略。

说到征宋,其实忽必烈一日也没有放弃过。但是,自蒙哥死后,忽必烈忙于夺取汗位。汗位夺到手后:又忙于追击同里不哥。阿里不哥还没有完全投降,他又忙于平定李璮的叛乱。李璮乱平,他又忙于整理朝政,对付汉儒和汉人的世侯。他忙得不可开交,一时抽不出手来。 现在行了,他要对南宋出手了。他在军事会议上说:我对南宋是礼让的,多年前,我从长江那边回来即大汗位时,为形势所迫,曾与他们签订合约,结果他们背 信弃义,把我的使者郝经扣押了!是可忍孰不可慰!我决意兴王者之师,征讨南宋让南宋小皇帝明白,我们大元不是好欺负的! 听到忽必烈 要伐宋,蒙古将领个个摩拳擦掌汉人大臣也都极为拥护,他们都积极地表现自己,意图通过这场灭宋的战争,好向忽必烈显示自己的忠诚,恢复对他们的信任。最为 积极的是刘整。刘整,字武仲,河南邓州人,他原是金国的将领,金亡后投了南宋。因受贾似道排挤,愤而投蒙,整籍泸州十五郡、户王十万人附。忽必烈大喜,任 命他为夔府行省兼安抚大使,赐金虎符,又授予行中书省于成都、潼川两路。 攻打宋国,先从哪里下手,在蒙古内部从来都是有争议的。前, 蒙哥的意见是先拿下四川,然后从西而东;一种意见是先取建康,然后再煨江而下,攻克江南;而史天泽则建议应先取襄樊,而扬州、泸州可置之不顾, 直插临安。临安破,则巴蜀之地就不攻自破。但是,由于刚刚发生了史天泽擅杀李璮事件,此时的忽必烈对史天泽还没有完全恢复信任,又加上蒙古人大多反对,他 也就没有采纳。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灭宋之事提上日程。 忽必烈看到不能先灭南宋再定大位后,毫不犹豫地采纳郝经的断然班师, 亟定大计的建议,郝经的具体主张为:先命劲兵把截江面,与宋议和。置辎重,以轻骑归,渡淮乘驿,直造燕京。遣军迎蒙哥灵舆,收皇帝玺。遣使召旭烈 兀、阿里不哥、末哥戊诸王驸马,会丧和林。差官于汴康、京兆、成都、四凉、东平、西京、北京,抚慰安辑。召长子真金镇燕京,示以形势。 1259年年末,为北还夺取汗位,忽必烈与南宋丞相贾似道在鄂州订立了城下之盟,随即退兵北撤。但贾似道并没有把真实的情况上报给南宋朝廷,他向宋廷隐 瞒了议和、纳币的事,反而把背信弃义偷袭蒙古小股留守部队的卑鄙行径夸大,谎称诸路大捷、江汉肃清。这样一来,本就在长期偏安环境中政治昏聩的南 宋朝廷更加从容,沉溺在穷奢极欲之中,对长江以北的威胁到了置若罔闻的地步。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忽必烈北归后,忙于与阿里不哥争 夺汗位,在近十年的时间里没有抽出精力对付南宋。江南地区自金朝灭亡以后,出现了少有的太平时期。在这十年里,贾似道擅权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曾在 百官议事时厉声斥问说:你们如果没有我的提拔,怎么可能得到今天这样显赫的地位呢?在当时临安的街头巷尾,士人们有过这样的评价:辇毂谁知有赵皇, 宫廷也只说乎章。贾似道权倾朝野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但当忽必烈在汗位的争夺战中取得了最后胜利之后,南宋就自然成为了他的下一个目标。本来从1234年起,蒙宋之间的战争就一直处于胶着状态,互有胜负,少有实质性的进展。可就在忽必烈踌躇满志,一筹莫展的时刻,刘整的降元打破了元宋间的僵局。 刘整说道:南宋偏安一隅,苟延残喘,国弱民疲,奸臣当道,良臣猛将欲以自保,智能之士思得明君;而我朝国力丰盈,兵强马壮,此为我大元灭宋的天赐良 机。况且,自古以来,帝王非四海家不为正统。眼下,圣朝已有天下十之七八,怎能弃一隅而自弃正统呢?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圣上决断乃英明之举。 忽必烈大喜,问道:计将安出,刘接说道:臣下认为,先攻襄阳,撤其扦蔽。所谓:无襄则无淮,无淮则江南唾手可下也。他提出了和郝经、史天泽同样的观点。塔察儿出班奏道:臣以为攻宋时机尚不成熟。 忽必烈问;何以见得? 塔察儿说:我军擅长陆战骑射,不善水战,现在攻宋,是以我之短对敌之长,应练好永军以后再攻宋为宜。穆哥也说:宋廷虽然偏安江南一隅,但对其实力 也不能低估。江南乃鱼米之乡,财力颇丰,城池坚固,利于久战。金朝两次攻宋均告失败。我朝窝阔台汗打到四川,无功而返。这一切都提示我们,攻宋必须做好充 分准备,轻易攻宋是不会奏效的。 臣下不敢苟同两位王爷的观点,刘整望了一眼两位王爷,然后说:臣下认为,不说金朝,只说宪宗之所以 饮恨钓鱼山下,臣下以为这主要是因为:一是选错攻宋地点。我蒙古大军,长予骑兵作战,所向无敌。但骑兵作战,宜选择平坦之地。川蜀深山大川,险阻重重,山 路蜿蜒曲折,我骑兵在此种地形很难展开。况且敌人占据地利人和,我军为客,人地两生,既无掳掠来补充给养,又无伴获来补充兵力,只能以有限之力,冒无限之 险,纵然有泰山压卵之势,倾河海以灭火之举,一旦进攻遭受阻滞,盘桓不能前进,便无异可强弩之术;二是国力尚很疲弱。凡夺取天下者,必蓄养精力,征赋税以 足需用,屯农田以足粮草,待内部理顺,对外歼敌的条件也就成熟。而蒙古帝国自开国以来,一直在外用兵,国力岂有不弱之理?宪宗皇帝承继大统不久即出兵攻 宋,以强力谋取;兵法说,以力强取者则不可持久,久则挫伤元气,疲困不振,凼此才致使功败垂成;三是缺乏智谋。古之用兵,攻其不备,出其不意,而后可以用 奇兵。岂能连兵百万,首尾万里,御驾亲征,全国动员,搅得天翻地覆,人人皆知,如此伐术,无异于撞钟而掩其耳,吃其脐而蔽其目。 刘整 接着说道:选择用兵襄樊,原因有:一发兵南下的条件业已成熟。自我皇承继大统以后,锐意改革,内修政理,鼓励农桑,北方经济已经复苏,现已民殷国富。加 之时下内乱已平,漠北安宁,各种不安定因素业已清除殆尽,政局如日中天,此时南下伐宋,正能完成我皇一统天下的宏愿;二襄樊是南宋的软肋。兵法说,打蛇七 寸,攻入打软肋。千里长江,两淮、临安,建康如果视为蛇头,巴蜀为蛇尾,则襄樊就是它的软肋。软肋牵制了蛇头和蛇尾,一旦击中,攻下襄樊,向西使川蜀与朝 廷失去联系,向东则有顺江之势,向南使得南面的湖湘门户洞开,蛇头、蛇尾不能相顾,然后猛击头部,哪有不胜之理;三我军骑兵、步卒优良,所向披靡,惟水战 不如宋军。我军从现在开始,着手围困襄樊,然后造战舰、练水军,夺宋军所长,接我军所短,必能获得成功。况且我蒙古大军经过几年的实战,对于攻城拔垒亦有 相当的经验,从伊儿汗国引进的炮,更是威力无比,应当说,现在我军与宋相比,在战斗力上已经远远胜宋朝。

1259年,忽必烈率领东路军攻打南宋鄂州,贾似道十分恐慌,密遣人出使蒙古向忽必烈求和,主动提出愿意向蒙古称臣,以长江为界,每年向蒙古贡银20万两,绢20万匹。忽必烈这时已知蒙哥死亡,正想北返争夺汗位,求之不得,遂答应了贾似道的请求,率兵北返了。 中统元年四月,忽必烈派遣郝经使宋,要求南宋履行划江为界,贡献银绢二十万匹的提议。事隔一年,不但南宋没有送来银绢,就连都经的消息也 打听不到了。忽必烈大为恼怒,中统二年七月,谕将举兵伐宋,特下诏:朕即位之后,深以戢兵为念,故年前遣使于朱,以通和好。宋人不务远 图,伺我小隙,反启边衅,东剽西掠,曾无宁日。朕今春还宫,诸大臣皆以举兵南伐为请,朕重以两国生灵之故,犹待信使还归,庶有悛心,以成和议,留而不至 者,今义半载矣。往来之礼遽绝,侵扰之暴不已。彼尝以衣冠礼乐之国自居,理当如是乎?曲直之分,灼然可见。令遗王道贞往谕。卿等当整尔士卒,砺尔戈矛,矫 尔弓矢,约会诸将,秋高马肥,水陆分道而进,以为问罪之举。尚赖宗庙社稷之灵,其克有勋。卿等当宣布朕心,明谕将士,各当自勉,毋替朕命。忽必烈在诏书 中揭露了南宋随意羁留使者的罪行,表示不灭亡南宋誓不罢休。忽必烈恼怒之余,他又想起了郝经在蒙哥三路大军攻宋时所说的不合时宜的话,决定暂不大举攻 宋。 忽必烈暂停大举攻宋,确实是明智之举。因为,这时的蒙古形势和蒙哥攻宋时比较起来,不见其好,只见其坏。其时,忽必烈即位后政权 还没有完全巩固下来,阿里不哥争夺汗位的斗争正在激烈地进行,接着又发生了汉人世侯李璮的叛乱,内政的整顿刚刚起步,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还没有完全进入轨 道,可以说当时的形势是内乱迭起。经过一番思索,忽必烈决定,对宋朝无理扣留使者暂时忍耐,而把主要精力用于平定内乱和整顿内政上。 就在忽必烈平定内乱、稳定秩序、发展经济,国力蒸蒸日上的形势下,南宋不但没有抓住机遇,重新振兴,反而更加腐败。南宋理宗是一位十分昏庸的皇帝,他是在 奸臣史弥远在宁宗灵柩发动政变时程上皇帝宝座的,他深知史弥远把他扶上皇帝宝座就是为了专擅朝政,因此,他把一切大权都交给史弥远,自己甘当傀儡,直到绍 定六年史弥远病死,他才亲政。理宗亲政以后,曾度任用董槐为相,但不久就被排挤。 开庆元年,丁大全因封锁蒙古攻宋的消息而被罢相,贾似道开始控制南宋政权。 贾似道的姐姐是理宗早年宠爱的贵妃,他靠着贾贵妃的关系,步步高升,在丁大全被罢时升任右丞相,领兵援鄂州,与忽必烈私自订置城了之盟。事后隐瞒真相, 谎称大捷,更加不可一世。理宗晚年,贾似道置国事于不顾,以自己的好恶,定策立赵禥为帝,为度宗。宋度宗更加昏庸,他因为贾似道有定策之功,每逢朝拜,必 定答拜,称贾似道为师臣,而不直称其名。百官都称他为周公,宋度宗允许贾似道三日一朝,后又改为六日一朝,不久又改为十日一朝,允许入朝不拜。贾 似道虽然不天天来上朝,但国中人事非他决断不可,各级官吏只好抱着文书到他家里请求指示签署。就是到了他家,也懒得亲自动手,大小朝政,全交给馆客廖莹 中、堂吏翁从龙处理,贾似道处理政事,一切都按自己的私意行事,正人端士,斥罢殆尽。吏争纳赂求美职,图为师间、监司、郡守者,贡献不可胜计,一时贪风 大肆。谁若是善于阿谀逢迎,即可得到高官厚袜。谁要是不会溜须拍马、正直为公,必将受到排挤和迫害。潼川府蹄安抚使刘整等武将,就是因为贾似道嫉功妨 能,先后被排挤出南朱,投降了蒙古。文天祥、李芾等正直的士大夫也受到了排斥和打击。朝廷之中只剩下贾似道伙蝇营狗苟的无耻之徒。 贾 似道不但把朝廷搞得贿赂公行,腐败成风,个人生活相当腐朽。贾似道等人的腐朽生括,完全建立在百姓的痛苦之上。他为了满足自己的奢侈生活和解决政府的财政 亏空,推行所谓的公田法,名义上规定每户田地超过一定数量,就要将三分之一卖给官府作为公田,官府相应付给田价。实际上是低价强取,所付田价以纸 币会子技官告、度牒充当,在这种形势下,犹如废纸。弄得人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贾似道还随意横征暴敛,除加重正税两税的税收以外,还巧立名目,尽情勒索。就是诉讼也要交钱,两诉不胜还要交罚钱,诉讼得胜要交欢喜钱等,敲骨吸髓,不留有余。贾似道把已经腐烂的宋朝社会弄得更加腐败了。 忽必烈在战胜阿里不哥、平定李璮叛乱,稳定了内部局势以后,听说南宋贾似道当权,怨声载道,觉得灭宋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不失时机地发动了灭宋战争。 中统元年三月,忽必烈在开平即大汗之位。这时,忽必烈为了和阿里不哥争夺大汗之位,愿意与宋和好,于是按照惯例,派遣以翰林侍读学士郝经 为大使、翰林待制何源和礼部郎中刘人杰为副使的使团,出使南宋报告忽必烈即位的消息,并要求南宋履行与贾似道签订的和议。谁知贾似道是背着朝廷干的,事 后,他隐瞒了暗中求和的真相,编造了鄂州大捷的瞎话,说他所遣诸路大军均获胜利,鄂围始解,江汉肃清。宗社危而复安,实万世无疆之休。宋理宗认为贾似 道有再造之功,下诏晋升贾似道为少师,封为卫国公,大肆褒奖。 当郝经使宋时,贾似道正让廖莹中等人编撰《福华编》,以称颂其解鄂州围之大功。他听说郝经等人前来,害怕自己暗中向忽必烈求和技谎报军情的真相暴露,便密令淮东制置司将郝经等人扣押在真州忠勇军营,蒙古大使顿时成了阶下之囚。 郝经无故被扣,不知所措,遂上书宋朝皇帝,愿附鲁连之义,排难解纷;岂知庸俭之徒,款兵误国。表明愿为蒙古和南宋和好做出贡献。贾似道置之不理。郝 经以为南宋皇帝不愿和好将他扣押,又数次上书皇帝说:不知贵朝何故接纳其使,拘于边郡,蔽幂蒙覆,不使进退,一室之内,颠连宛转,不睹天日,绵历数 年。希望宋朝皇帝以应忽必烈美意,使南北之人免遭杀戮之祸。郝经所上宋帝之书,均被贾似道所扣押。郝经见杳无音信,又提出亲见宋帝之请求,都没有回 信。

忽必烈消除威胁之后,登上汗位。建立大元后,他又开始了他的发兵南下的计划。他采用汉人刘整无襄则无淮的建议,先突破襄樊作为突破口,然后进占建康,从浮汉入江,进而一举攻占临安,最终南宋灭亡。经过数年的努力,忽必烈实现了统一中国的大业。 1259年,蒙古帝国大汗蒙哥驾崩,享年52岁。诸部为了成为汗位继承人,明争暗斗,互不相让,强大的蒙古帝国分裂为四个部分。 蒙哥驾崩后,也建台大妃和也速察国舅立刻派布智儿秘密返回和林,通知在和林留守的四弟阿里不哥。阿里不哥接到消息以后,马上宣布自己为监国,并以监国的 身份派出亲信控制漠北诸部,并拉拢盘踞在六盘山的大将浑都海部落,甚至还派遣亲信脱里赤为断事官进入燕京地区招兵买马,征兵征粮,企图将忽必烈的领地控制 在自己手里。为了争取各部首领的认可,他还以监国的身份四处邀请各部首领,拟在和林召开库里台选汗大会,选举自己为大汗。 消息传到蒙古伐宋东路军大营时,忽必烈正在围困鄂州。鄂州城胁坚固,宋军抵抗顽强,蒙古军急攻两月不下,进军受阻。就在忽必烈进退两难之时,收到了王妃察必密使送来的急信,说阿里不哥在调兵遣将、行将称帝的紧急情况。 忽必烈万万也没有想到,阿里不哥居然不顾兄弟情义,竟然秘不发丧,谋夺汗位之心如此急切。他本来也想到阿里不哥可能会与他争夺汗位。但是,在忽必烈的心 目中,争夺汗位也好,兄弟不信任、纷争也好,都是家事,是家人内部的不和与纠纷。在关键时刻,一家人还是向着一家人的。而灭宋一统天下才是最重要的。现在 看来,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自己在外连年征伐,苦心经营,一门心思地征战,这个自己的亲弟弟就已经在后面紧锣密鼓地动起手来了,怎能不让自己心寒?忽必烈 立刻在军前召集他的将领、幕僚商议对策。 忽必烈说道:新近国丧,本王不幸其哀。如今,计当何处?本王之意,欲一面攻打鄂州,乘胜渡过长江,经略江南;一面在此静候,奉旨赴和林参加选汗大会。 郝经首先反对:我王素以仁义之心待人,仁慈爱民,恩泽天下,备受万民拥戴。然也易被奸邪之人利用。臣下以为,当今之计,宜断然班师,确定大计。 穆哥亲王的信使也说道:穆哥亲王临行时嘱咐我,和林选汗大会由阿里不哥把持,又在他们的驻地举行,被邀请的肯定都是支持他的傀儡。大王一定会受制于他们,而且阿里不哥王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反而找到了出兵的借口;这样我们就失去了机会,再也没有出头之日。 郝经继续说道:穆哥亲王说得对,一味知进而不知退,非难者所为。现在,既然我王已闻‘凶讣’,仍坚持师不该进而进,江不该渡而渡,城不该攻而攻,那将 错失时机,后悔晚矣!他站在大帐中间,慷慨陈词。如今,宋军方面经我两月余围困,早已成惊弓之鸟,凭依天险坚守,绝不敢出城与我军对垒。即使有援军到 来,能拼凑大批的军队,也不会谋攻我国。然而我内部新丧,诸部觊觎汗位,阿里不哥与漠北诸王互相勾结,窥视关陇,在我背后构成威胁。一旦形势有变,他们必 然抢先发难,到那时,我们腹背受敌,大势去矣。 郝经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王不是接到了王妃的报告了吗?阿里不哥王子已行敕令,令 脱里赤为断事官进入燕京地区,俨然以皇帝的名义号令诸部落,那是早有与你争夺的预谋。大王素有威望,而且把握重兵,宜当断则断,不可优柔寡断。一旦阿里不 哥依照蒙古惯例,以守灶为名,承大汗遗诏,自立为汗,下诏书进中原,行敕令于长江前线,到那时,我王再班师还能得到什么呢? 郝 经一席话,说得忽必烈心里一阵发寒。郝经说道:鄂州险要,非一鼓而下。如今,藏军已经困鄂州两月有余,但城池未受到任何实质性的破坏,攻下它,绝非短日 可为。另据细作报,南宋已派宰相贾似道带领援军驰援,被围困宋军如闻知援军到来,势必大受鼓舞,士气倍增,拼死力战。如果与援军内外呼应,相互配合,更增 加了我们攻城的难度。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蒙哥大汗逝世的消息,但这样的大事,是瞒不了多久的。他们若知蒙哥大汗已死,对我们将更加不利!因此,当下之计, 我认为以和为上! 姚枢向前说道:臣下同意郝经的看法,还是早定大计为上。到了鄂州,臣下知道这个贾似道一向胆小如鼠,好斗蛐蛐,依靠他的姐姐贾妃得势,根本不知带兵之道,相信议和之事不难办! 郝经继续说道:要议和,我们也不能没有条件的。我王可遣使与贾似道密议,以我军退兵为条件与之议和,要求他们割让淮南、汉水上游和梓、夔,确定疆界和岁币。我想,贾似道好大喜功,不会不答应的。而我大军应即日启程,一刻也不能耽误,放弃辎重,率轻骑驰归燕都。同 时,派出一部去四川,与穆哥亲王会合,迎接蒙哥大汗的灵柩。派出能言之臣,分别到东道诸部,联系合撒尔王爷,他是东道诸王中地位最尊者,一旦有他的拥戴, 其他各王爷定会随和。另一派要重点做好塔察儿的工作。上次蒙哥大汗撤他职务要查办他啦,还是您讲情,我想他一定会记住您的宽厚和仁义。至于西道诸王,也派 出使者联络,重点是钦察汗国、伊儿汗国、察合台汗国。一旦到京,我们应立刻遣使至各部落及诸王驸马,号召大家会合和林。中原则要好言相劝,耐心抚慰;等去 和林时,要让真金王子坐镇燕京,多备甲兵,严阵以陆,密切注视和林,静观其变。这样,全国将以您的号令行事。若阿里不哥不听,则趁机把诸王爷召集到开平, 举行库里台大会,这样甚好,不但汗位可得,而且我们也占理。 廉希宪也进言道:先发制人,后发人制。天命不敢辞,人情不敢违。时机一失,万事莫追。姚枢说:殿下太祖嫡孙,上承天运,下恤黎民,承接汗位,众望所归。愿速还京,正大位以安天下。 众将一齐跪倒,齐声说道:愿殿下率士归心,方成大统!时机一失,万事莫追! 忽必烈马上按照郝经的计策行事。派遣廉希宪先行,前往东道诸部落;派郝经沟通西部诸王,争取他们的支持。同时,派出密使与贾似道秘密联系。贾似道一听, 正好符合自己的心意,于是就瞒着朝廷,秘密签订了协定。等蒙古军退去,贾似道就夸大自己的功劳,宣称大捷,向朝廷邀功请赏。赵宋朝廷闻奏,大喜,厚赏了贾 似道。

本文由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节 攻打鄂州,议和南宋

关键词: